«

»

18 2010

旅人2010(自离开渭水至实习休假一天期间的日志)

旅人2010
已经不知道在这里停留多少天了,也已经麻木的不知道该写什么了。
我本来就经常过与世隔绝的生活,与外界的联系只有互联网,现在也已经失去好久了。
每天的事情不过:起床洗漱,食堂早餐,工厂做工,午餐,工厂做工,晚餐,寝室看动画片,睡觉。
或许这种生活和未来有job之后很像,不过我总觉得差点什么。
是自由或者什么其他东西吗?
还记得第一天到实习基地的时候,刚到寝室就开始大骂,抱怨寝室又脏又差,凉席都破了,卫生间臭的满走廊都是味道,没有凳子。还记得刚到寝室放下行李就跑出去找旅店,外面一天20元好床好电视好空调好网,住十天不过200元,学校却花了500给我们弄了这么个寝室。还记得我当时就想向着老师发火找点茬,惹是生非,结果被同学拉住说,“不要去做出头鸟”。结果都变成陆行鸟了,没一个会飞的,是鸡么?
我总觉得差点什么。
貌似在这过了很久了。
还记得前几天自己一个人冲出去跑到洛阳火车站去买回家的火车票,出了工厂就去,身上钱不够就先借同学400,没带身份证就去闯了。
我的《旅人2010》
或许,缺少的是那一丁点勇气吧?
一开始准备直接从洛阳回家的是有人多人的,不过现在由于“各种理由”,已经不剩几个了。
缺少一点什么,不仅仅是我自己,觉得很多人都缺少一点什么。
没准是咬下牙,咬破嘴唇那一瞬间的勇气吧。
虽然会疼,但之后我会喊叫道“I’m coming through !”
旅人2010
这个标题是取自《东方永夜抄》的BGM,
原曲虽然感觉节奏很轻快,但却能给玩家内心深处巨大的震撼,如同越平静的水面,其深度越难以测量。
或许我现在也有那份气质吧,我希望是这样。
离开学校,很多人的本性就愈来愈展现出来了。
能明显看出有些人愈发放荡,有些人愈发邋遢,有些人很死脑筋,有些人则根本无法律己。
我自己又是怎样呢?这个问题估计最难了,因为一个人很难对自己做出良好的评价。
最近把自己的感情拆解掉了,似乎现在使用的只有负面感情什么的,愤世什么的还谈不上,但是心中有种对事事都不满的感觉,大概是强欲……吧,七宗罪之首。
感觉我自己在等待什么,不是明天的休假,不是几天后的火车,不是到家后的放松,不是开学后的找工作,不是10.1的动漫展…………
或许是更加长远的东西吧?或许非常遥远。或许那天来临的时候我更会愈加痛苦,会咬着牙咬着嘴唇去忍耐……
旅人2010
这是我自离开渭水后第一篇日志。
中间到底丢失了多少感情呢?
搬家时帮同班女同学搬行李,连点感激都没换回来,忘记了。
到了本部对住宿条件的抱怨,忘记了。
在本部被成群结队的蟑螂围攻的愤愤,忘记了。
去实习要自己动脚去火车站,忘记了。
火车是绿皮,还被几个新疆的无赖赖皮半天,忘记了。
进了实习暂住的宿舍却吓跑了一只壁虎,忘记了。
到了实习基地却成了重本唯一,忘记了。
实习内容都是小学生能完成的工作,忘记了。
明明帮忙生产了那么多产品,却还要向工厂交钱,忘记了。
明明是设备有问题,却被人说成是蛮不讲理,忘记了。
……忘记了。
忘记了什么啊?忘记了。
旅人2010
或许就是忘记吧。
忘记那段被忘记的记忆,从一生中的记忆中忘记,从一辈子长度的历史中擦除。

旅人2010已经不知道在这里停留多少天了,也已经麻木的不知道该写什么了。我本来就经常过与世隔绝的生活,与外界的联系只有互联网,现在也已经失去好久了。每天的事情不过:起床洗漱,食堂早餐,工厂做工,午餐,工厂做工,晚餐,寝室看动画片,睡觉。或许这种生活和未来有job之后很像,不过我总觉得差点什么。是自由或者什么其他东西吗?还记得第一天到实习基地的时候,刚到寝室就开始大骂,抱怨寝室又脏又差,凉席都破了,卫生间臭的满走廊都是味道,没有凳子。还记得刚到寝室放下行李就跑出去找旅店,外面一天20元好床好电视好空调好网,住十天不过200元,学校却花了500给我们弄了这么个寝室。还记得我当时就想向着老师发火找点茬,惹是生非,结果被同学拉住说,“不要去做出头鸟”。结果都变成陆行鸟了,没一个会飞的,是鸡么?我总觉得差点什么。貌似在这过了很久了。还记得前几天自己一个人冲出去跑到洛阳火车站去买回家的火车票,出了工厂就去,身上钱不够就先借同学400,没带身份证就去闯了。我的《旅人2010》或许,缺少的是那一丁点勇气吧?一开始准备直接从洛阳回家的是有人多人的,不过现在由于“各种理由”,已经不剩几个了。缺少一点什么,不仅仅是我自己,觉得很多人都缺少一点什么。没准是咬下牙,咬破嘴唇那一瞬间的勇气吧。虽然会疼,但之后我会喊叫道“I’m coming through !”旅人2010这个标题是取自《东方永夜抄》的BGM,原曲虽然感觉节奏很轻快,但却能给玩家内心深处巨大的震撼,如同越平静的水面,其深度越难以测量。或许我现在也有那份气质吧,我希望是这样。离开学校,很多人的本性就愈来愈展现出来了。能明显看出有些人愈发放荡,有些人愈发邋遢,有些人很死脑筋,有些人则根本无法律己。我自己又是怎样呢?这个问题估计最难了,因为一个人很难对自己做出良好的评价。最近把自己的感情拆解掉了,似乎现在使用的只有负面感情什么的,愤世什么的还谈不上,但是心中有种对事事都不满的感觉,大概是强欲……吧,七宗罪之首。感觉我自己在等待什么,不是明天的休假,不是几天后的火车,不是到家后的放松,不是开学后的找工作,不是10.1的动漫展…………或许是更加长远的东西吧?或许非常遥远。或许那天来临的时候我更会愈加痛苦,会咬着牙咬着嘴唇去忍耐……旅人2010这是我自离开渭水后第一篇日志。中间到底丢失了多少感情呢?搬家时帮同班女同学搬行李,连点感激都没换回来,忘记了。到了本部对住宿条件的抱怨,忘记了。在本部被成群结队的蟑螂围攻的愤愤,忘记了。去实习要自己动脚去火车站,忘记了。火车是绿皮,还被几个新疆的无赖赖皮半天,忘记了。进了实习暂住的宿舍却吓跑了一只壁虎,忘记了。到了实习基地却成了重本唯一,忘记了。实习内容都是小学生能完成的工作,忘记了。明明帮忙生产了那么多产品,却还要向工厂交钱,忘记了。明明是设备有问题,却被人说成是蛮不讲理,忘记了。……忘记了。忘记了什么啊?忘记了。旅人2010或许就是忘记吧。忘记那段被忘记的记忆,从一生中的记忆中忘记,从一辈子长度的历史中擦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