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09 2010

写个声名:不再写关于长安大学的文章了,今后各种作品也将不会与长安大学有关联。

写个声名:不再写关于长安大学的文章了,今后各种作品也将不会与长安大学有关联。

主要还是怕引火上身。
这个网络就如同一张嘴一般,说多了没准真会病从口入祸从口出什么的。
写了那一篇《写给长安大学2010级新生的新生指南》我想也写得很多了,感觉或多或少都能给2010级的新生多少帮助,写这么一份新生导航也算是了却自己想为学校尽一份力的心愿。
但现实没那个仁慈的,写这个东西不是学校鼓励做的事情,写了对于学校而言并没什么感觉,我写这个绝对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写好了就是写好了,一旦写不好的话,后果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
所以今后除非是新生主动咨询之外,我也不再想写关于本校的事情了,心愿已尽。

这一段时间出的事情很多,比如袁腾飞和郭德纲?
我文科不好,主要是记忆力不好的原因,所以历史什么的高中时经常打59分(真的只差一分及格!老师帮忙找分找了这么多的,不然更低),袁腾飞这人咱不敢多说,毕竟历史咱不了解。不过最近看了举报信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咱就总结出这么一句:“人怕出名猪怕壮”。

正在【哗——】的事情咱少谈为妙。

郭德纲,这咋评价呢?“你要悲剧了”,嗯,在网上能看到很多支援视频,而且没有被剪辑的打人视频也能看到,当然,这个可以【哗——】掉,你还能一纸诉状把【哗——】告上【哗——】不成?听说【哗——】都停业了,现在各个地方台貌似也没支援的,一口气都想把你【哗——】掉。

这不由让我想起沉寂十年的陈佩斯,10年前左右跟【哗——】对着干,赢了吗?官司是赢了,但是你还是输了,艺人不能在艺界混的话,会等同于什么?(大家自行脑补)还好他有个不错的妻子,最后能翻盘,至少养得起家糊得起口。

陈佩斯的传奇或许没那么神,或许真有那么神。
但是不是忘了什么?朱时茂哪去了?
百度搜朱时茂,人生少了近10年。陈佩斯厚积薄发了,朱时茂没有。

所谓的纲哥,你有给自己留后路没?

前几天我妈跟我说了个事情,说知道一个才华横溢的人以前不小心得罪了谁,结果就有人在他档案里写了“此人终身不得重用”的话语。后来他不论在哪工作都得不到提拔,事事受阻,不得赏识,最后……后来就不得而知了。
档案里那句话貌似是他儿子用了什么方法看到的,也不知道是谁写的,是什么时候写的,是因为什么写的。
悲剧的一生,不仅没有悔改的机会,最后连想报复的对象都不知道是谁。

多余的咱不想多说,也不敢多说。
有机会的话我也想看看自己的档案,看看小学初中高中都是怎么评价我的。

好了,写这些也够多了。
顺便写下被坑掉的作品吧:
以前想用渭水的地图做一个CS地图,坑掉。
给学校做的贴吧,已经强令被封了。
想用学校的素材做一个游戏,坑掉。
做一个二手交易平台,坑掉。
做一个专门给学生组织活动做宣传的图片站,坑掉。
有一个可以拍短剧的脚本,坑掉。
…………

现在大致能想到的也就是这么多,一方面【哗——】,不必多说。另一方面我再开学就已经是大四了,我急着找工作赚钱,所以时间也不是很多。(大四不考研,天天像过年。如果你真的相信的话,随你)

行了,就写这么多吧,说多了病从口入什么的。

1 comment

  1. 八两

    有这份心很不错,赞一个!加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