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9 2013

有钱/权人家的葬礼

先说一句:1、写这篇文章说不上会摊上事;2、文中所有照片均为偷拍;3、已报警(?)

周五下班的时候到楼下,门口莫名其妙搭了个大骨架出来,当时觉得莫名,但是大半夜的也没个人能问。

本来是打算早上10点与同事一起去花卉市场的,连续全额工作了五天,好不容易到周六,想一口气睡到9点多,结果7点多就被吵醒了。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一个大帐篷直接把我这1楼变成了半地下室。

 

有钱/权人家的葬礼

 过去看了一下,是个葬礼。说是周一就拆了。

我寻思着反正是老人最后折腾一次,排场大一点或许没关系。(可惜我错了)

 

明明是景色很好的一楼,一夜之间变成半地下室

明明是景色很好的一楼,一夜之间变成半地下室

 

 

当时也没明白为啥一个葬礼要搭这么大一个帐篷,想当年我们老家那么乡下的地方,空地那么大,最大的排场也不过是一个小帐篷,里面放些纸牛纸马。

为何在这拥挤的北京还要占上这么大一块地方,堵住三个楼道的门口,占掉几户人家的停车位,连垃圾桶都不知道被拆到哪去了。

把路堵得死死的

 

 

中午出去与同事去买东西,回来之后我立刻知道这么大的帐篷是用来做什么的了。

宴席!没错!摆宴席!你没看错!大摆宴席!

(突然就明白了,因为我母亲是在国企食堂工作的)

 

宴席

 

 

水管子,电线,接的到处都是

 

乱接的电线

 

上面是乱接的电线,已经搭到我的门上了,关门的时候100%会扯到、刮到或者夹到,非常危险。

刚才关门的时候用手扶了一下,非常烫。感觉这么超载使用的话起火不能惊讶。

 

 

我周六早上被吵醒后问过当事人,说是要弄到周一。其实不扰民的话,忍到周一也不是不可以。

不过事实证明,这么摆酒宴,怎么可能不扰民。

 

唱歌

事实上从周六中午就一直有好多人在这里吃喝玩乐,老爷们举着啤酒瓶子扯淡,老娘们在那叽喳寒暄,小朋友疯跑封跳横冲直撞。

路人路过:啥活动哇这么喜庆……葬礼?真TMD喜庆。

 

周六还好,只有酒肉寒暄,熙熙攘攘虽与菜市无别,但还能忍受。

周日就不行了,帐篷直接变歌厅,从中午一直唱到晚上,非常的吵,我带着耳机都挡不住。打110都必须到室外打。

没错,我是报警了。报警之前还专门去链家咨询过,链家说物业管不了,只能报警。

我这辈子头一次报警打110。

不过,很遗憾没什么用呢。

这辈子头一次报警打110

 

从下午就一直唱,唱到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于是打了110。

晚上8点打的110,电话那边要了我的姓名和电话号以及地址,之后说会联系街道片警联系我。

4分钟后,也就是上面那个01062930790联系我,说是街道片警,问我什么情况,于是我又把情况描述了一遍:音响扰民。片警说之前也有居民投诉,我们去看看。(我这心当时就有点凉)

之后我就一直在外面等,屋里面根本进不去啊,他们唱的越来越欢,“我的热情好像一把火”,这是要用热情火化你家老爷子么?

 

在外面等,等啊等啊等啊等啊等啊等啊等啊等啊等啊等啊等啊等啊等啊等啊等啊等啊等啊等啊等啊等

等了半个小时,除了在路边看到两个看起来像是穿警服走路东倒西歪的路过了一下之外,就只有好多路人来看他们露天唱歌了。

 

110也没啥用

于是实在是忍受不了,就又打了一遍110,得到的答复是:刚才已经报过了……挂断。这个接报警电话的以前一定是在联通工作的,会主动挂客户电话!

结果又等了23分钟,鸟屎都没有。

 

 

其实我就不该等,之前片警就说过之前有住户反应过,也就是说,前几天扰民就肯定有比我忍耐度低一点的邻居报警投诉了,结果警察没当回事,也不差再多几个像我这样报警的。

之后邻居回来的时候说他们也报警了,等会警察会来。我说道:“放弃吧,虽然打110不要电话费。”

 

 

 

其实最初就应该好好想一下:

1、首先是占道,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因为这楼下是很多车的停车位;

2、有人投诉没人管,也就是说,你投诉到的部门(居委会、物业、片警、110)他们的权利都不足够大;

3、这种宴请宾客的方式,和我母亲的单位一模一样!

 

 

关于这个第三条,或许我可以自习解释一下,也或许因为解释了一下从此世上再无石樱灯笼此人。

 

11点后宴席散去

这是11点之后我趁着人少又拍的一张照片,估计可能没准要是被这些人发现了,会砸了我的窗户翘了我的门、抢了我的电脑毁了我的床,而且,报警没用,或许连我一起毁了。

我母亲也是在国企……确切的说是z(>ω<)f事业工作的。

母亲跟我说过,以前呢,单位一有哪个领导有事情,就一起出去下馆子,这种情况下食堂因为没有领导会吃,就不做好吃的,也没啥好吃的能偷偷往家里带;

后来斯巴达了,听说家居网会在一些豪华酒店附近蹲坑攒绩效,于是领导们都不敢再在外面消费了,于是统一食堂处理。一有领导事情,食堂立马手忙脚乱,要做好多好吃的好喝的招待客人,不再在外面消费,而改在公司内部私自处理,当然,对领导来说,没啥区别,只不过下人累一点而已,下人而已。(所以大家都去考公务员的原因或许只是不想低人一等,当个下贱的奴隶而已)

母亲常说,现在有领导来的时候,食堂会很辛苦,好多领导不仅吃,而且还拿,比以前在外面吃的时候变本加厉多了,有时候食堂甚至不够经费,只能上面吃一套,下面吃另一套。(所以大家就算真当上了公务员也要当大官才行,不然仍然是奴隶,只不过一个便宜一个贵而已)

这么一想,1、2、3三点啥都通了。我也只是个只能发发牢骚、低人一等的下贱之人而已。

这几天要是真的门被撬了窗被砸了的话,我还是及时搬家比较好。

本来还想着这一阵子攒了点钱买个显示器再买个二手电脑用呢,现在一想……我明天先把借另一个邻居的27寸显示器还了吧,这个要是真被砸了我都赔不起。

话说,这又是我第几次写容易摊上事的文章了?

7 comments

Skip to comment form

  1. Dirk

    这个不像有钱有权的人,倒像是地痞流氓的作风……

    1. 石樱灯笼

      这两者又不冲突

  2. 土木坛子

    怪事哪儿都有,天朝尤其多。

    1. 石樱灯笼

      多么令人无奈

  3. Wing

    臥槽這好扯淡,長見識了……… =。=

  4. 淮湘散人

    这种场面并不是很奇怪的吧,有人去世,总要搭个棚子,吹拉弹唱、宴请亲友两三天。这是风俗,城市里有些地方还是会有。办这种事情之前,应该会和小区、社区之类的打过招呼的。

    1. 石樱灯笼

      过于扰民,不得不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