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1 2015

我的2014下半年㈢:出差下煤窑,活着被开除

本篇便是整个系列的重点了。之所以是重点,主要还是在接下来这个公司工作了3个月,并且也是真的下了煤窑。起承转合闇

并不是什么夸张的说法,真的下了煤窑。

 

最初并没有考虑过整个系列到底要写多少章,不过现在看来是要写五章了,结构大概会和四格漫画一样:起承转合闇…………(什么鬼)

 

(友情提示:文章中有一个新浪视频,原本是swf的,因为新浪的swf播放器会自动播放,比较扰人厌,所以我给改成html5原生的了。结果之后新浪又反过来屏蔽了这种引用方式。现在代码被来回改了很多次。如果不能播放请手动点击一下下面的相关视频)

2014.8-2014.11出差从煤矿里刚爬出来,发现自己被开除了…

最终8月末还是签了一家公司。虽然还是测试工程师,但是二面的时候面试官曾问过“你觉得你最大的缺点是什么”,我当时要是动动脑子,就不应该签这份工作。

 

工作环境:

最开始的办公环境说是没装修,光线也很暗,我也不知道为啥我就没照照片,不留个纪念。

总之这是机房最干净的时候:

IMG_20140915_102637

这是现场测试总要去的地方:

IMG_20141022_123728

现场测试的屋子里:

IMG_20141021_125230

所以不用给我扣吃不起苦遭不起罪的帽子。

 

产品经理是个家里蹲

因为不太方便,所以我就不描述我这负责的是什么产品了。

总之过年回家的时候,随便说了一下这个产品的使用方式,连我老家的老妈都能明白这款脑残的产品在其最初定位的用户群就是不能实现的。

对!不能实现!主要用户群体因为安全、部署、现场环境等各个因素上,都是完全不能使用这款产品的。

如果要找个比喻的方式就是,你能在潜水的时候用打火机点烟么?

整个产品,就是负责人坐在老板椅上想出来的。

 

谁拿了我的尖嘴钳?

办公用QQ,这本身就让我感觉很不爽……当然最不爽的还是每天都丢东西

snap410

这只是我随便一搜,每天上午光找各种仪表和工具就能消耗掉好几个小时,搞得我自己完全没敢给自己买串口线。

 

没开机,没插电源,没插网线

在这个公司,我经常接到同事的这种请求:“今天早上设备连不上了,去看看怎么回事。”“刚才设备连不上了,去看看怎么回事。”“我连着连着设备连不上了,去看看怎么回事。”

当然,一般我给他们的答复都是:“设备没开机。”“设备没插电源。”“设备没插网线。”

(不过总比被问设备为什么不插网线就连不上,要舒服一些)

 

华为出来的5年“嗯,是么!”

测试的leader是一个自称在华为工作了5年以上的测试工程师

但是不知道IP和掩码是什么,不知道网络怎么配

每次都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比如“测加载数”……加载是什么?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搞明白,他口中的“加载”原来不是“Loading”,而是“Concurrent connection”,中文就是并发,是有怎么样的人生经历,才会让一个网络产品公司的员工把一个中国人一看就懂的“并发”给死死的叫做是“加载”的?

每当和这位同事讨论问题的时候,经常特别崩溃。比如:

Leader:这设备开机之后我连不上,你找开发去看看怎么回事

我:这设备没配IP

Leader:你找开发看看

我:我配个IP就能连上了(说罢接上显示器配个IP,就OK了)

Leader:“嗯,是么!这设备果然有问题,你得找开发看看”

我:“这设备有啥问题?”

Leader:“嗯,是么!”

我:“这设备新安装的,改下配置就ok了”

Leader:“嗯,就是么!”

……

(我只是随便举一些例子,崩溃一下而已。要是想听,这个人我能写本书出来。另外这不是我针对华为杜撰出来的。)

 

超大内存,超多核心,以及……超单线程软件

部门内有一次讨论为什么设备性能上不去,允许参加的人员只有经理层的和开发人员,测试人员不得参与,我也就听到了这么一小段:

经理:“咱们设备怎么就能带十几个用户啊,当时可是照着几千用户数设计的啊”

开发:“咱们设备硬件不行啊,你这服务器现在也不是高端配置,都是2013年的硬件配置的,换新的,性能肯定能上”

经理:“换最新硬件?”

开发:“你这不能总想着节约成本,你看,这不刚把2.2GHz的CPU换成2.4GHz的嘛,用户数一下就上去了”

……………………

于是我就登录到设备底层,看了一下硬件配置,32核(应该是开了超线程),64G内存。

截了一张图发给经理和测试leader了,但是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image

出差从煤矿里刚爬出来,发现自己被开除了…

出差前准备

这大概就是在这个公司,也是我这辈子,遭遇过的最糟糕的事情了。

公司的开发没有制作安装脚本,每次设备安装和升级都需要人工做非常多的操作。

安装说明

开发给提供的安装升级方法

每次安装和升级,总有同事漏掉或错掉某些步骤,比如忘记修改xml或者忘记复制文件到对应目录。

因为开发环境和测试环境的网络是相通的,曾经有一个星期因为一个同事忘记修改数据库文件,导致测试服务器读取的一直是开发机的数据库,那个星期测了一堆灵异事件般的BUG上来。数据无缘无故出现,无缘无故消失,闹鬼般的灵异。

步骤实在太多了,我也是因为懒,所以就写了shell脚本,每次只修改一点点特定配置,就能把这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处理好。

我自己写的安装脚本

我自己写的安装脚本

仔仔细细写了多个脚本,反复做了多次试验,还写了说明文档,想方便前方技术薄弱的同事和新来的同事使用。(虽然这活并不是测试负责,而且后来发现的确被当做驴肝肺了)

WEB服务器升级文档

我自己写的WEB服务器升级文档

依靠这个脚本,本来需要几十分钟甚至2个小时才能完成的工作,我只需要不到20分钟就能搞定,而且几乎全自动化无人工干预,不会出现错漏。

(但是后来发现公司没有一个员工曾看过我写的文档,也没有一个员工使用过我的脚本。虽然邮件群发了电话打过了开会说过了。)

产品在平煤十三矿有一个试点项目,公司希望把整个产品卖给平煤十三矿,并以此作为此产品的处女售。

前方的人员,听说项目的主力售前团队也是华为来的(不是我要黑华为,奈何他们都from华为),说前方技术不行,设备升级需要技术支持,且设备不能上网。

没办法,出差吧。

平煤十三矿,在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

snap414

荒郊野岭,没全景,连百度卫星图都没有……

snap415

(谷歌地图是有的,但是没全景)

2014年11月24日,触发

从北京坐高铁G491,中午12:36出发,历经4个小时,到许昌东是16:35。到了许昌东之后,又坐车一个多小时到襄城县……在离目的地还有约半个小时时,下车吃了顿饭,只记得是10块钱左右一碗面,面量大概是北京一碗15元面量的三倍左右。非常巨大的一碗,两个同事吃的津津乐道,一点没剩,而我只是看着巨大的一个碗上飘着如同锅锈一般的黑渍毫无动筷子的意思。(你们要喷就喷吧,很多时候喷我的人都是通篇找这种喷点,这次就不要这么辛苦了我直接给你们标注出来)

之后又坐车到平煤十三矿,住在一个叫华龙宾馆的地方。

IMG_20141125_212551

已经是11月末了,冬天。河南,又是比较偏僻的地方。这种地方是没有暖气的。

我母亲老家就是河南的,曾跟我说过,河南的部分地区,冬天是没有暖气的,很冷。而且河南人的生活习惯,平时开门开窗,对屋内保温这个词没有概念。可以说,屋里多冷,屋外多冷。

snap416

宾馆真的很冷,因为宾馆没有大窗,白天太阳没法照进屋子,温度上不来,墙壁又薄,门窗也关不严,真的感觉屋里比屋外还要冷。晚上屋里大概只有5度左右。试想着你攒在被窝里,对着被窝外喘气都会出哈气的感觉。

IMG_20141125_195140

而且合住的同事总是把我的手机充电器拔掉。

哆哆嗦嗦硬熬了一个晚上,周二见客户,设备升级。

 

2014年11月25日,早早的去见客户

其他几个同事以为升级需要2个小时,因为公司里其他同事升级都至少要2个小时才能完成。

但是我已经写好脚本了啊,登上服务器,文件拷贝下,直接执行脚本,安装升级备份配置一口气,从进机房到完成安装只用了20分钟,这20分钟我还对每个机器几个月的日志都做了备份(没有开发日志回滚功能,机器活多久存多久,我来公司以前已经出过很多次日志塞满1T硬盘导致无法开机的事情了)

于是蛋疼了。本来是至少2个小时才能完成的工作,如果中间操作失误就是指数级的拖延,所以申请了一周的升级时间,结果我20分钟把所有事情搞定了。

(说白了我就是贱了)

刚巧赶上客户领导到机房巡查,售前看我完成工作了,就乐呵呵的说请验收吧。结果客户看完了之后很不高兴,说“之前给你提的几个需求,一个都没做?”

于是售前仔细检查了一下新版本,哎呦卧槽真的一个需求都没做……

下午就傻逼的蹲在机房什么都干不了,而且只能蹲着。整个机房就两个椅子,4个人出差来这,两个老员工,两个新员工(我三个月,另一个刚一个月)。当然是老员工坐着,另一个员工跑到客户的办公室跟人家抽烟去了,我不会抽烟,就只好蹲在机房蹲着。

同时听说开发也已经在火车上了,预计今天晚上就能到。

客户机房的灭火器

客户机房的灭火器

2014年11月26日上午,最糟糕的一天

领导决定让我们下矿井……

矿井是什么样子的呢?我就跟你们讲,之前在电视上、网上看到的那些矿井,和真实的矿井是不一样的。

进矿井不能携带任何私人物品,连衣服都必须是矿工工地的,所以也没法拍照,什么信息也都取不出来。(所以各个矿井有什么安全隐患什么的,要是矿井领导玩忽职守,那就是等死)

说真的,之前来河南出差我都没敢给家里人打电话,生怕他们害怕。(后来证明是对的,不然绝对吓出病来。原因我后面会说)

至于矿井是什么样子,我就尽可能用文字表述一下吧

平煤十三矿,首先入口是一个澡堂,在澡堂要把所有个人财产和衣物都换下来(包括内裤),换上下矿井用的公用衣服

之后到签到处领头盔、探照灯和应急制氧等设备,访客要在访客登记表上签字,万一被活埋了好留个名证明你是在这被活埋的。

之后进入竖井电梯,电梯深400米,下电梯大概要几分钟。

到达井下之后要坐井下火车,坐火车大概几十分钟,一般都要在火车上睡觉,在隧道里火车噪声很大,空气忽冷忽热,想说话交流几乎是不可能的,一是太吵,二是烟尘。听说这火车是一天只有几趟,如果错过了的话就要走路步行十几公里到另一个出井口,听说要是中午错过了火车,那么能在晚上之前回到村子就是幸运。

几十分钟之后,到达目的地,之后到吊车区,再坐45度坡的斜吊车大概400米,坐上几十分钟,到达目的地。

矿井里忽冷忽热,潮湿,烟尘非常大。我们之后在矿井里检查设备,测试设备效果。

矿井里的工人级别是不一样的,红头盔的是采矿工人,黄头盔的是巡检人员。

矿井白天是不采矿的,白天下井的都是巡检人员,只有晚上才会有大量的红头盔矿工采矿和掘进(所以一般出事都是晚上)。白天来下井的多数员工都是来检查设备的,路上遇到很多拿着仪表和纸笔在各个隧道关键处记录数据的巡检人员,也会遇到很多躺在有灯光的拐角处睡觉的红帽子矿工,都是晚上工作了一夜但是没赶上或者没挤上早上回地面的火车的。

这里说个问题:白天上午是要求矿上领导下井巡检的,必须打卡。所以也的确有很多领导早上做400米竖井电梯下到矿井里,但是他们并没有坐火车进入矿井内部巡查(因为火车班次有限,很有可能中午敢不回来,就要被憋在里面一下午),而是直接拐弯进了电梯旁的控制室,呆上一会或者一上午就完事了。

在井下,售前一直在强调,因为公司不给经费,所以没办法雇佣矿井施工人员,所有测试设备都是他自己每个晚上在井下一点一点部署的,要站在缆车上自己举着几斤的设备一段一段的固定在矿井顶棚。估计下次部署设备还要更多人才行。

在矿井底下折腾了一段时间之后,又要原路返回。徒步走上几百米,之后斜吊车几十分钟,火车几十分钟,直升电梯几分钟。成功升井(保住一条小命)。

升井出来之后第一件事,洗澡。

把头盔等东西交换之后,在矿区澡堂一边洗澡,一边看澡堂的电视。这电视节目,这时间,我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忘:

关于这次事故的相关新闻专题:http://news.sina.com.cn/c/2014-11-27/025231208380.shtml

怎么说呢,中午升井的,基层员工并不多,矿工白天不干活,只有早上没赶上火车的可能这个时候升井,不过大多数矿工都是全天呆在井下的,毕竟上下井需要几个小时,不算做工时的,所以都是吃喝拉撒都在矿井里。巡检人员一般也不升井,活忙不完,一般都是晚上那波才升井。所以浴室里人不多。不过大多数看到这个新闻的,大概都置若罔闻。听他们谈话的口气,一般的矿井(正规的),没事不死上几个几十个,都不正常。

只能说,都死的麻木了。

平煤十三矿

平煤十三矿

平煤十三矿

平煤十三矿的门口环境,遇到了一只猫

2014年11月26日下午,指数级增长的2小时

下午开发到了,现场改代码。

开发来了,闲人退散,我继续蹲地板。

当然,开发是按照他们的方法进行升级安装的,客户机配置不知道,升级步骤过多,所以出错是必然,那么就2个小时2个小时的过去吧。

谁让人家是开发呢,人家还让俺闭嘴呢。

 

2014年11月26日晚上,申请回北京

我除了到客户这之后的20分钟之外,剩余时间都在蹲地板,所以申请回北京。

倒是得到批准了,27日晚上的火车(周四)回北京,但是要求我28日(周五)上班,我说那我请一天假。

IMG_20141127_152144-1

 

 

2014年11月27日,真希望自己是个柿子椒

虽然是蹲地板,但是27日上午你还是要在机房蹲地板,不能走。开发没什么进度,如同开发一样(对方没有反应,似乎只是具尸体)。

中午,因为是自己回北京,而且我也有种不好的预感,估计打车是报销不了,所以就放弃了几百块钱的打车方案(60公里)。

先是做村子里面的公交车到县城,之后坐三轮从县城到县城长途车候车点,倒换了2班长途客车后,到许昌,再继续坐三轮到许昌东客运站。用掉了几个小时,花了44块钱……

1417066771392

..IMG_20141127_151638

上车之后还出了一点小岔子,刚坐下就发现车票不见了。我把全身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到车票(至少上车时还是有的),最后还是乘务帮忙在作为底下翻出来了车票,不然我还得赔同事几百块钱。

不过最后,还是安全的在深夜时到家了。

 

2014年11月28日,去他奶奶个腿

被这么折腾了一下,真心想多歇一天,28日(周五)我就没起床,一口气睡到了晚上5点。电话也没响过

 

2014年12月1日,出差从煤矿里刚爬出来,发现自己被开除了…

周一再去公司上班,屁股还没做热呢,两个经理(因为不在一起办公大部分时间都见不到所以我也不知道哪个是哪个)就叫我到会议室谈话。

没太绕,总之结论就是:试用期到了,不符合本公司要求,辞退。

也好,也好,也好……

至少下次去矿井通宵布线我不用找理由不去了。

 

出会议室直接把私人物品打包,上楼下楼找各个部门签字,离职手续从上午一直办到下午。

离职单

离职单,我还写错了字

 

删除公司电脑中的资料

删除公司电脑中的资料

临走前拍的办公环境

临走前拍的办公环境,
不过声明一下这并不是我工作的公司,这是借的!

临走前拍的办公环境

这是从借的办公环境外窗往外看的感觉

吃完午饭之后一直拿不到离职证明,因为主管公司盖章的人事没来上班。结果本来上午能办完的手续,一直拖到下午4点,再晚一会就得抱着大包小包挤晚高峰了。

至此,我又给自己的职业生涯抹了一笔黑:试用期三个月后被辞退

(但好歹比下煤窑被活埋了强!)

 

上一篇地址:https://blog.catscarlet.com/201506111913.html

未完待续

3 comments

  1. 大致

    你们的开发是个极品。
    我也干过这种客户领导拍脑门想上的项目。结果根本就是没法用,也要不来钱。你没留下也算是好事。

  2. Wing

    噢这就是我们楼下那个公司吧,知道他们做的啥,曾经给他们做过宣传视频。
    从第一篇读过来……是说你到底怎样找到这么多奇葩公司的 orz

    1. 石樱灯笼

      对,不过这公司搬来搬去的,谁知道现在在哪。我觉得能找到这么多奇葩公司,还是看命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