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9 2016

不是一个世界的贫穷

同一个世界,不同一个世界

上个月产品 Leader 离职了,老总和副总很积极的给他办了离职手续。整个产品项目现在由副总负责。副总目前只做一类事:开会。每次会议平均长度 3 小时,几乎每天都要开会,产品部多数成员都要参加,有说有笑有打闹。我并不在参加开会的人员范围内,每天的工作就是坐在工作上敲自己的代码,但也有一个多月没向 SVN 中提交过任何代码了。整一个月唯一一次处理过的关于产品项目问题也只有上周云服务器用户数扩容而已,只是改了个数字而已。

原来的 Leader 以前也是我的同事,我刚来北京时的第一家公司,他工作了多少年我不知道,他离职后半年,我也离职了。现在那个公司大概没几个我认识的人了吧。

与原来的 Leader 讨论过,现在这个公司的老总副总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举个例子来讲,人家家里人有北京拆迁办的人,哪里要拆迁就去买哪里的旧房子,坐地升值,至少已经这么做过 14 次了。以北京的地价和拆迁补偿款来看,根本不是我能想象出来的世界。

不是一个世界,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无法互相理解的,不同的世界

大概 3 年前,我还跟广州的一群 ACG 爱好者联系挺紧密的。我还趁有一次出差去广西,顺带争取了去广东的支持项目,在广州跟他们玩了几天。

有一个 QQ 群,每天扯扯淡什么的。

偶然有一天也不知道是什么契机,大家开始讨论起类似「有没有过吃不起饭的经历」这种话题。当时群主貌似说了一段类似:“小时候穷的时候,家里没有东西能吃,最后就只好自己骑单车到很远的地方买面包吃”,我当时回了一句:“你那也算穷。”之后就被踢出群,也再也没跟群里的其他人有多少联系了。

只知道群主已经出国留学了。

 

同上一张桌,点不同的菜

大学时家里人是按学期给我打钱,从这个时期我开始财务自由。

学校食堂很便宜,一天吃10块钱就能吃得很好。也由于没有任何其他的开销,所以偶尔会跟同学出去搓一顿。

记得小寨的火锅店,分量超足价格超便宜,我和其他2位关系好的朋友经常中午去吃,一吃就是1个多小时,经常是扶墙出,最贵的一次也只吃了120块钱左右,人均才40。顶着大肚子走回寝室,晚上都不用吃饭了。

除了火锅我不太敢同同学出去吃其他东西,尤其是点菜,我至今都不会点菜。有次跟同学去吃饭,一个同学点菜,一个人就点了老碗鱼,大盘鸡,东北乱炖,都是大菜,不论价格还是分量都很吓人。后来就怕了,不再敢跟他们一起出去吃饭了。

老碗鱼

学校门口有一家小火锅,有一次跟几个同学去,刚上一盘菜,有些同学抢起盘子来就往自己锅里到,抢的非常热闹。本来点了很多菜,结果一桌人感觉不够吃,又继续点。继续抢,继续点。最后反而剩了好多盘菜,很多人的锅里也是满满的,吃不下了。还好没动过的菜老板同意原价退掉了。那次我几乎没吃到什么东西,开场抢不到,后来大家都不动筷子了,我也觉得没什么食欲了。回到寝室吃了两口面包,就不饿了。

突然想起好像刚才那个群里的一个广州朋友还骂过我:「都什么人了还假惺惺装斯文。」

又想起家里人总骂我:「吃屎都吃不到热的。」

 

不买教辅书

上高中时,一开始父亲每个月给家里500块钱生活费。还好家里离学校只有3里地不到,每天可以走路上学,或是骑母亲的旧自行车上学。不然每天坐车的话,一天就要2块钱。

后来家里人说父亲不照顾孩子,父亲就把我拽到书店,我买了100块钱的教辅书。当月的生活费就只有400。后来每个月的生活费都只有400。在那之后我也再没买过任何教辅书。

 

少年穷

一个人,什么时候会认识到自己很穷呢?

初中的时候,有一门课,叫做「三防」。这门课是讲什么的不重要,只记得开学第一周只上过一次课,之后再没有过,也没有教材。每周到这节课时,总会有其他老师来代课的,没有老师来的话就班主任来讲数学。

突然有一天,这节课前一节刚下课,学年领导突然冲进来说,下节课考试,考「三防」,开卷,每个班三份答案,下课期间你们自费去复印,要快!说完,丢下厚厚一摞试卷答案就走了。

班里瞬间就疯了,几个男生冲到前面抢走答案就跑了。

初中这个学年一共6个班,平均每个班54人左右,也就是说这次考试需要复印 300 多份答案才行。不要想同桌抄完了自己借来抄,开卷考试都是比字数,40分钟能把所有答案都抄到试卷上是不可能的,90分以上的人都很少。学校里只有一家复印店,复印一张1角钱,一共3张答案,也就是3角钱。校外虽然也有复印店,但是价格就贵得厉害了,大概复印一张要4角,复印三张的话可能会便宜点,1块钱。

当其他人都在发愁只有3份答案却只有10分钟的时间的时候,我却面对着另一个问题:

我没有3角钱。

确切的说,我一分钱都没有。

并不是身上没有带钱的习惯,而是我没有过能带在身上的零花钱。可能家里某个角落里我会藏一角两角钱,缺文具的时候或许会翻出来一点,但平时身上一分钱都不会有。平时我也不会主动伸手向家里人要零花钱。

我开始向周围同学四处借钱。同学以匪夷所思的眼光看着我。即使是班级里的贫困生救助生,也会随身携带1元2元。

大家都在对时间紧张而焦头烂额。

先冲出去的几个人已经回来了,校内复印店也变得比最初更加拥挤了。

「借我点钱,我去帮你印。」我这么对还没有答案的同学求助。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

就这样我四处借了3分钟,最后从一位同学那拿到了6毛钱。再冲到校内复印店的时候,门都快被击破了,已经完全进不去了。

这个时候看着不少同学从校外慢悠悠的走回来了,有的还吃着冰激凌。

等我挤进复印店,复印完两份答案,回到教室时,已经开始考试5分钟了。我准备把帮别人复印的答案递给借我钱的同学,却被拒绝了。借我钱的那同学已经从其他同学那拿到了多印出来的答案,不需要我帮他印的这一份了。

 

一大杯水

还没上学那会,经常跟院子里的小孩们在楼前玩。

有一天天气热,大家都玩的口渴。突然来了个卖冰棍的,1毛钱一根冰棍,或是2毛钱一根,已经记不清了。

一些小孩当时就掏出钱买了一根解渴,一些小孩则是跑回家,或是从自己放钱的地方取出钱,或是像自己家长要钱,再跑出来买冰棍。

我也跑回了家,但是没有拿钱,我只是趁着大家中途休息的时间回家喝了一大杯水,之后又跑出来了。

卖冰棍的以为我回家拿钱了,等我出来却发现我并没有买冰棍,一脸疑惑。我家里的大人看到了,连忙掏出钱来给我买了一根冰棍。

 

这件事情现在再提起来,只是老人们的笑谈罢了,没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往事重提一下,当个笑话乐乐而已。

而我也知道当时的做法给家里人丢脸了。

 

笑话

没错,上面写的都可以当做笑话。很多人觉得茶余饭后聊聊还是不错的。

穷,穷到了另一个境界,穷到了另一个世界了,就是笑话。

11 comments

Skip to comment form

  1. 大致

    同意退掉的老板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人啊。
    点菜浪费的也不是好人。
    有钱买面包的不算穷,这点我跟你观点一致。
    我们初中的三防课,全校统一在广播喇叭里听校长白活了俩小时,就算结束了,并没有考试。不过你那时的正确解决方案应该是“XX帮我代一份,回来给你钱。”吧。
    给你推荐给发家秘籍:专门跟在副总后面,看他都去什么地方买房。

    1. 石樱灯笼

      人家十几年前就这么玩,现在早就玩够了啊。

      其他人怎么看怎么想怎么认为我已经不在意了,不是同一个世界,观点根本没有必要。

  2. 方室网志

    只好自己骑单车到很远的地方买面包吃
    我不明白这跟穷有什么关系。

    老板赚钱不靠这个公司啊,也就不太算是个太尽心的公司了吧。

    大致的建议也有个问题,恐怕也没有启动资金啊!

    1. 石樱灯笼

      不一样的人,对事物会有不同的看法吧。

  3. 不亦乐乎

    这学校文印室估计老师开的吧,还真是捞钱有方啊,看着有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
    我也怕和“太大方”的同事出去吃饭,一般大家都AA制,虽然也会征求意见,但多数都是点菜的人做主的,看着人家手一挥好像能上的都给我上一样,吃不完浪费粮食还浪费钱,真是感觉不大好。

    说了一句实话被T出群的,这是现实版的皇帝的新装啊。。。

    1. 石樱灯笼

      能在学校内开店,肯定都是关系户,不用多想。

  4. 尤克

    房地产发家 创意玩票

  5. 买否网

    很零碎。。但是很真实。。。

  6. Thiece

    你去写程序真的是委屈你了

    1. 石樱灯笼

      “我是投机主义者”,你要是把这个前提考虑进来,大概就不这么认为了。

      1. Thiece

        依然这么认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