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8 2016

手机实名认证又推迟了吗?

电话费还剩0.08,刚好赶上联通老用户有个充话费送话费的活动。尝试办理,提示【您的入网证件不是身份证】。

这是什么意思?是我的手机没有实名认证的意思吗?

话说不是已经闹了很久不实名不能打电话的政策了吗?并没有执行?

办卡为何要身份证

当年办卡的情景我依稀记得。2012年的9月9日,在北航花了500块钱办理的这个号码,其中100块钱卡费,400块钱话费,还送了一辆折叠自行车。把人生第一张3G手机卡插到人生第一个智能手机上的兴奋感……好像没那么清晰……

当时当然复印了身份证。本以为这样就算实名登记了。

结果今天到网上查了一下:

网页端:

手机端:

证件号码就是手机号码。那当初复印身份证是做了什么?

想起也是2012年过年的时候,母亲手机从小灵通换成中移动,在手机店也是复印了身份证,结果办出来的确是张黑卡。

 

【还是大城市的学校正规一些,在我们老家,这样的根本不能上学】

说实话我非常讨厌去窗口办理业务。如今手机用户多了,什么人都有手机。

大学专业跳舞。练到腿部肌肉拉伤。下午去上课,上楼时我的一条腿根本抬不起来,简直就是把那条腿直着往上送。正走着,听见后面一女孩跟男友说:还是大城市的学校正规一些,在我们老家,这种小儿麻痹的根本不能上学。

这都是陈年老笑话了。只不过如果真放到现实场合,完全笑不出来。

 

如今多数业务都能在网络上办理了,不能在网上办理的一般还有自助机。交电话费、银行取现、交水电费。然而有些业务你就是需要到柜台人跟人之间交流才能办理,比如办卡补卡,比如拆机退户,比如办理实名。

然而当你到了营业厅之后,却会发现前面排队的人,大部分都是:来缴费的,来问怎么缴费的,来问为什么要缴费的。口齿不清,思路迟钝,感觉就像是进了敬老院一样在面对各种各样的老弱病残。

我到现在自己还有一个联通宽带挂在自己的名下未退,这个其实去年年末就应该办理了,也打过很多次10010,去过很多次营业厅。10010和一些合作营业厅的说法都是,需要到直营营业厅才可办理。回龙观只有体育公园那有一个营业厅,看起来很大,每个周末进去之后发现里面都人满为患,甭说站脚的地方,即使是取号排队的地方都排了长队,一个工作人员努力的把一些不需要人工办理的业务都推掉:非回龙观业务圈对公业务,缴费业务(让他们去自助缴费机,或者直接赶去合作营业厅),甚至还有来问手机怎么开机的。

然而当排了10分钟队伍总算拿到号码之后,号码标签上写着前面还有100-200人左右,向房间内望去,差不多也真的有100-200人。

如果妄想着一个人3-5分钟就完事5个柜台同时作业的话排队2个小时怎么也够了,那你就错了。很多人就是因为迟钝搞不定网上营业厅那些业务才跑到营业厅柜台的,一个人往那一坐可能光是为了描述问题就得10多分钟,一个人半个小时都不算长。

我每次都是下午才有时间去,摇到号之后估算一下时间,最幸运的一次大概是要排5个小时左右,即晚上7点,营业厅早下班了。

 

两面刁难

不讲理的客户

这让我想起上个月去银行交燃气费的事情了。

公司这边小区里有一个建设银行,虽然有点远,但是人也很少不用排长队,充燃气卡我就在这里办理。

上个月去的时候,叫号机没人排队,大堂经理直接按了一个号给我。前面还有3个人,我就坐在椅子上等。因为是午休期间,所以只有两个柜台有人办公,其中一个柜台上面的号码非常靠前,看来那个人已经在柜台那办理业务好长好长时间了。

这时从外面又来一个人,说是要开户。大家都知道现在银行卡开户是需要激活手机的,银行发短信验证码给手机,拿到验证码校验之后才能办卡,不然是不能办卡的。

然而这个人就是不提供手机,或者提供的手机号码就是欠费不能接收到短信的。大堂经理拼命地解释必须要有手机的验证码才能办卡,然而这个人就开始在银行里耍泼了,非要办卡,赖着不走。

保安和大堂经理也不敢拿他怎么办,毕竟一旦出现语言冲突或更高级冲突,可能就得丢饭碗。最后大堂经理貌似【假装】打了个电话,那个人就灰溜溜的消失不见了。

有时候见到这种无理取闹的,真的有点想一拳打过去。然而看到大堂经理和保安的【怂逼样】(并不是贬义),日子并没有那么好过。于是乎我们如同变态一样,更倾向于保护刁民。

不讲理的客服

这个故事我可能已经讲过很多遍了,也可能没有很多遍。然而因为太经典了,我总是把这个故事挂在嘴边,于是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讲过有多少遍了。

我还在电信的时候,有一次来了一帮人把营业厅砸了。如果只是这么单纯的描述的话,大概会以为只是一帮刁民暴徒而已。

 

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用户办理了固话业务,户主是一位老人,已经去世,其子女接管房子之后,打算把房子卖掉,几乎所有证件都已经处理掉了。因为房间里的固话比较方便联系看管房子的人,所以一直没有拆机。直到一段时间后房子差不多要出掉了,打算去电信营业厅办理拆机业务。

谁知道到了营业厅,被告知拆机业务必须本人办理,必须本人携带本人身份证办理。人都死了好久了,哪来的本人,哪来的身份证。之后联系了上级客服,客服说要等上级批示。

结果这一等就是2个月。

这两个月,这家人不定期的到营业厅去催,结果问题毫无进展。本来电话一撤,房子一卖,就没这档子事了。

两个月过后,这家人终于在营业厅跟客服吵了起来,“你先开个死亡证明出来我们好帮你网上报”,“我今天就把骨灰盒放这里了!电话今天能不能拆!”

中间具体发生了什么没人清楚,最终结果就是这家人最后把营业厅的电脑砸了好几台,之后扬长而去。有个刚来工作没几天的客服小姑娘吓得躲在角落里都哭出来了。

民警很久之前就来调解过很多次了。这次来的时候都太不想管了,“人家要拆机你就给人家办了呗。”走的时候民警脸上也是一脸嫌弃,“砸的活该”。

 

后来好像砸完之后,不到一个星期,时间就处理完了。

 

混乱

手机非实名,背后有多个非常巨大的产业链:垃圾短信,电话诈骗,甚至是恐怖活动。

然而手机实名,背后则会产生新的巨大的产业链。

这两者的冲突,造就了推广手机实名制局面的混乱:

相关资料

然而不仅是这一块混乱,月初查话费的时候正常着,过了几天后竟然欠费0.02分,然而我并没有缴费,又过了几天话费余额又变回0.08分了。

整个系统都是混乱不止。

 

怎么办

最后再回到手机实名这个问题上。

还记得去年的时候,曾沸沸扬扬闹过一阵【不实名,就停机】和【不办实名,只接不打】。

然而这么就过去了,什么都没有改变。

 

尝试办理

联通官网上还能搜到三种不需要去营业厅的渠道办理实名,然而三种方式都是不存在的。

链接地址

短信:

手机APP:

网上营业厅:

10010那网站也是秉承国企传统特色,除了常用的收钱缴费功能能用外,其他大部分功能都像个半身不遂。甭说实名了,我去年想给宽带缴费都发现整个宽带缴费功能都是瘫痪的。也是由于现在都是宽带包年送固话,所以一般都是营业厅一次交齐的,没人用过宽带的网络缴费吧。

题外话:听说有计划取消市话、漫游和长途区别了?我还以为3年前就开始计划了。(本人的手机就有漫游费用,去外地不敢乱打电话,贵死)

 

比肩

看来手机强制实名这件事又要一拖再拖了,现在已经推迟到2017年6月了。

简直就像是工信部在跟社会保障部较劲一般,非要证明手机强制实名这种事情也可以像玩延退一样推迟下去。

 

周末再去营业厅看看能不能办理吧。至少要把电话费交上。

 

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也把营业厅砸了吧。

13 comments

2 pings

Skip to comment form

  1. 灰狼

    实名制这个东西,很多地方都执行不到位,然而拿到这些用户的身份证信息之后,又多一个地方可以泄漏出去。是否被用于非法环节,无人知道。
    爸妈的手机,不知道有没去实名登记了,他们的卡都是在老家买的。买卡的时候是无登记信息,随便都可以买的,而且在老家实施这实名制难度太大。
    我自己的手机反而被强制实名制了,在广州起码实施起来容易很多,不算太麻烦就忍了。
    ————
    有些银行人满为患,我都很怕去银行营业厅,如若可以,宁愿搭车去另外一个没什么人的营业厅,可能加上搭车的时间都不一定比在原地等的慢。最主要是心里舒坦,在那里等很纠结。

    运营商的系统都比较垃圾,不过电信的倒是可以在网上进行宽带缴费,我都是网上缴费的。移动的就只是用过手机充值,但系统也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

  2. 方室网志

    我大北京首善之区,你咋连个手机号的问题都纠结许久呢!人多,早点去嘛。像我等良民,都不知道还没有实行实名制,反正我早就实名了。

    1. 石樱灯笼

      首善?

      1. 方室网志

        人们都这么说,如果你不觉得,那你不该在那里。

        1. 石樱灯笼

          何为首?何为善?

          1. 方室网志

            首者头也,善者好也,首善之地者最好的地方也,乃模范之地。

            1. 石樱灯笼

              要有多么的“首恶”,才能体现出大北京的“首善”?

              1. 方室网志

                例如长沙火车站候车吹空调还要收费。

                1. 石樱灯笼

                  长沙火车站内有挂着【火车站志愿者】牌子收70块钱进快速通道的【骗子】吗?北京西站是有的,即使你的火车发车还有1个小时,也会告诉你从检票口走到车站需要至少40分钟(实际上10分钟都用不上)。
                  而真正的快速通道是10-30元不等,当然只不过是能提前上站台1分钟的另一个队伍罢了,仍然在一个候车室,然而要强制排另一个队伍所以连坐都不能坐。
                  一个是抢,一个是骗。一个就被定义成恶了,另一个呢?

                2. 石樱灯笼

                  这个链接你可以看一下,只不过文中写的是2016年,60元。而我是2012年就能遇见了,只不过当时要价是70元,也可能价格我记错了。在北京西站这种人到处都是,标识统一,志愿者袖标+工牌,非常好认。

  3. 大致

    03年办卡的时候是本人持身份证在营业厅办的。去年到今年总给我发短信说我信息不全,我就去你妈的。这又不是我的错。
    联通营业厅每个月开始5天和最后五天有很多办停和新开的人,错开这个时间段人就会少很多。
    银行开户要手机激活其实是不合理的,因为银行没有理由要求一个客户必须要有一个手机。我老婆银行就曾经因为手机激活的事儿被一个持加拿大护照的老外投诉了,后来特意下了个对外国人不必强求其手机激活的流程。

    1. 石樱灯笼

      手机比活人有用这种要求,充分传承了活人没公文批条有用、公民权利没一个官员电话好使的文化传统。事实上国内很多网站甚至只要把语言换成英文,麻烦都能减少不少(比如QQ邮箱)。
      这个联通营业厅负责整个回龙观地区的全部业务,仅此一家,回龙观大概有几十万的人口,而回龙观很多小区都没有移动和电信的网络,联通用户少不了。

  4. 一树小草

    10010的短信提醒形同脑残
    永远说不清楚内容
    从不及时提醒你话费快用完
    我每次交200话费,然后,等停机了,再交200。

  1. 被中国联通强行缴了352.27元违约金 |石樱灯笼博客

    […] « 手机实名认证又推迟了吗? […]

  2. 永恒的电信诈骗 |石樱灯笼博客

    […] 上周写了《手机实名认证又推迟了吗?》一文。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