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2 2016

被中国联通强行缴了352.27元违约金

在之前的《手机实名认证又推迟了吗?》一文中,我讲了周末要去营业厅办理实名。

周五晚上还特地留了个心眼,把之前没有退掉的光猫翻出来了。

周六一大早上就起床出门了,又累又乏,早餐也吃不下,比平时上班都苦。

租不到公共自行车

因为不是工作日,所以没有班车。要等非工作日的公交车的话压力更是大。在自行车丢了之后,只能考虑先徒步900米,走到大街上去租公共自行车。

大早上的总不会连自行车都租没了吧,又不是上下班高峰。

我真是太单纯了。

有点傻眼,虽然有很多车在这里,但是没有能用的。

 

好吧,考虑走到下一个租车点,虽然要绕远,但是没有其他好办法。

等一下,先上网查一下各个租车点的情况。

 

呃……

最后一共走了2.5公里之后,在地铁站等了一会,等到了有从另一边骑公租车过来乘地铁的人还车,才借到自行车。

还并不是每个桩都能借,很多自行车桩的二维码都被毁了

营业厅排队

快九点才到营业厅,中途会路过一个九点开门的工商银行,队伍排的非常恐怖。心想着这个8:30就营业的营业厅,是不是一样这么惨。

8:50到了营业厅,运气不错,叫号机前面只有一个老人口齿不清,其余都是年轻人,而且听起来都是快办业务,比如改套餐之类的,只用了5分钟就拿到了号,还复印了身份证。

一共6个柜台营业,前面只有4个人,而且几乎都是快办业务,看来不用等太久。

被中国联通强行缴了352.27元违约金

9:00终于排到我了。坐到柜台前,“办理实名”。

“您有一个宽带欠费,并且您现在在联通黑名单里,不能办理任何业务。”

 

说实话我并不感到惊讶,三大运营商最为流氓的便是联通,应该是因为那个未退的宽带出问题了。

 

“欠费多少?”

“宽带欠费三个月,一共是 362.66 元,不包含违约金。”

 

我该发火吗?我在这么考虑着。

……

……

……

……

……

然而考虑了几秒种后我发现我早已厌倦了争执。

 

首先是按着柜台客服的建议先做了违约金减免,之后老老实实的掏了不该掏的钱。

身份证复印件上面那张是违约金资料,我以为会给我复印件,然而并没有。

 

 

这个宽带自2015年12月20日之后,从未加过电,从未拨过号,从未有过1字节的流量,从未有过一秒钟的上网时长。

也从未接到过10010联通打来的任何关于此宽带的任何通知或消息。

 

然而却因为排不上联通营业厅的这个破队伍,被迫掏了352.27元违约金。

 

连一张正经的违约金收据都没有。这之后我想投诉都没有什么有效证据。

 

我该投诉吗?我要为这无缘无故被扣除的352.27元违约金而抗争吗?

我该向谁投诉呢?中国联通吗?工信部吗?12315吗?110吗?

 

同样是博主灰狼,也是因为被中国电信恶意扣款,打算抗争下去

然而我觉得活着好累。心好累。

 

我已经不行了。我斗不动这群流氓。

 

感觉就像,向恶势力低头 一般的感觉。

 

临走时我把光猫撇到桌上,“这玩意你们得回收吧?”客服一愣,反映了一下,说:“是。”之后接过光猫,也没打开包装检查一下里面是什么。就开始叫下一个顾客的号码了。

 

骚扰电话

办理完实名制后,周一一天就收到了比平时一周还要多的骚扰电话,多数都是推销电话,其中甚至还有10010官方。

 

而010-57089591这个自动拨号人工应答这个号码更是上午一个,下午又一个。这个号码使用的是内部回拨系统,就是说首先由电脑软件随机向外拨打一个电话号码做骚扰,如果对方接听,则再向其骚扰集团的内部工位再回拨一个号码,由人工进行推销。可见这个骚扰电话系统,其强大的专业性,硬件的投入,以其不使用录音推销而是用人工推销的方法,我甚至有点佩服这个骚扰集团的投入了,比我工作过的所有公司都大方。(也可以推断出,果然是个利益丰厚的行业)

 

这种回拨的录音听起来就像是我主动给对方拨过去的一样。

接起来我听了几秒钟就挂了。

 

最后

向恶势力低头。

4 comments

Skip to comment form

  1. 灰狼

    投诉给电信广州分公司,今天早上也在工信部网站上提交。
    电信给我退费方案是按包年优惠价折算月费,折半后再返还差价。也就是366元的扣费,返还220左右。我依然不接受,这是我的钱,过错方不在我,没理由要我买单。

  2. 大致

    如果去告联通,这个官司不会打赢的。协议上毕竟有写包年结束后按月计费
    公共设施从来都是装的时候大张旗鼓,领导来拍个照剪个彩上个新闻,个把月后就没人维护了。

    1. 石樱灯笼

      昌平的这种公共自行车其实是个企业运营的,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看起来像个私企,全国连锁的,连我边境的老家都有。
      这家的公共自行车维护的算是相当好的,至少还算能用,非高峰期还算是能借到的。只不过一直猜不透这个公司如何盈利,除了硬件成本之外,高峰时期还雇佣了工人开货车把地铁口的自行车往其他车桩搬运,或者反过来,人力成本也不低。

      朝阳区的公共自行车是正腐自建的,看起来就像城市中的伤疤一样,破烂不堪,完全没人用。

  3. 不亦乐乎

    如果确实是:从未加过电,从未拨过号,从未有过1字节的流量,从未有过一秒钟的上网时长。
    那就应该争一争啊,这样交罚款太莫名其妙了,自己的权益只能自己争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