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5 2016

会为这病态的社会买单的就只有老百姓

上周感冒了,原因很简单,吹空调吹的。

然而我并不喜欢吹空调。

赛漠

周一

周一的时候下雨了,虽然已经是秋天了,但仍然是8月份,30度以上的酷热天气仍然很是常见。这一场雨带来了不少凉爽,直接把最高气温拉降到了28度,额外舒服。

然而这只是室外。

上班的地方是大开间,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描述。空调依旧开着,屋子里面只有24度,已经开始冷了。

很多员工穿着厚外套,屋外像夏天,屋内像冬天。

屋内棉袄屋外纱,好似能种哈密瓜,明明是华北地区,却也享受到了大漠地区的冷热交替。

周二

周二的时候没有下雨,气温有所回升。于是空调开得更猛了。

在屋里冻得受不了,中午午休跑到公司门口,坐在石墩子上打瞌睡。同事说他那有件外套可以借给我,我接过来,一件绒外套。

周三

周三阴天,气温没什么明显变化。空调仍然照开不误。

周四

北京本周又迎来了第二次中雨,气温降得比周一还冷。公司终于把空调关了一天。

周五

雨停了,太阳公公出来了。空调开得更猛了。

穿上长裤和外套,堪比当年在西安过冬时的打扮。记得当时还下着大学,我就穿着这个外套出门去买上火车要用的东西。

 

什么病!

 

大空头

《大空头》(英语:The Big Short)是一部2015年美国剧情片,第88届奥斯卡金像最佳改编剧本奖获奖作品。

故事改编自真人真事,叙述在2007年–2008年环球金融危机期间,四位以专业手法操作著金融业而造成大空头、就此获利的惊人事迹。

这电影我在电视上反复看了好几遍,其中用了很棒的手法描述了给美国的房地产泡沫及其后次贷危机的加剧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债务担保证券 ,也就是 CDO,以及其平方产品。

电影中的四个阵营,他们相继发现 CDO 存在的问题,并打算就此小捞一笔,然而越是深入了解,越发现问题越是深入社会,越是发现问题严重,越是发觉无法阻止。向各种渠道确认问题,向报社媒体反映事实,然而并不能阻止事件恶化。

 

简直如同是生病了一样。

 

电影的剧情的发展很简单,已经点燃的炸弹就在那,总会有一天爆炸的,而且很快。

四个阵营以不同的心态,从这其中捞了一笔。

而最终,纳税人几千亿的资产蒸发。为 2007年–2008年环球金融危机 买单的,就只有老百姓。

 

套路

刚刚从酷壳那看到左耳朵耗子的新文章《这多年来我一直在钻研的技术》,他在后记中写下了这么一段:


从去年我从阿里离开到现在14个月了,这段时间内,我给大约40多家公司做过相应的技术咨询和解决过很多技术问题,绝大多数公司都是因为性能和稳定性的问题来找我的,我给这些公司解决问题的时候,基本都是这样的Pattern:

  • 一开始,发现都是一些技术知识点的问题,
  • 然后,马上进入到系统架构方面方面的问题,
  • 当我再往下解决架构问题的时候,我发现,已经是软件工程的问题,
  • 而软件工程问题的后面,又是公司管理上的问题
  • 而公司管理的问题,结果又到了人的问题上
  • 而人的问题,又到了公司文化的问题……

你看,很多问题,一环扣一环,最终都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问题。我倒不是说,我在抱怨这些问题,我更不是在说能解决这些问题,因为,就像软件工程没有银弹一样,无论你给什么样的解决方案都会有问题,没有问题才是不科学的。我能做的是,观察这个公司的业务形态、和相关的思维方式,以及现有的资源和相应的技术实力,帮助他们从技术到管理上缓解或改善现有的问题。


左耳朵耗子的这一段总结的非常好,是我工作过的各个公司的运营写照,套路一模一样。

只是工作中的一点技术小问题,进而衍生到系统架构,到工程,到公司管理,到人,最后又到企业文化。

一个企业内部就像一个小社会,最终为这个小社会买单的就只有基层员工,就只有老百姓。

M型社会

最近在看大前研一著作的《M型社会——中产阶级消失的危机与商机》(日文:ロウアーミドルの衝撃),目前刚刚看完初章。文章讲述的是日本2000年左右的发展与动荡,日本作为当时GDP世界领先国家之一,其通货紧缩问题却日益严重,GDP增长,股市上扬,然而日本百姓生活水平却进一步下降,上班族工资缩水,本该更加宽裕的生活却变得更加艰苦。

慢慢读了一点之后,发现日本面临的问题,对中国而言并不能完全作为参考,毕竟两国之间从历史到经济都完全不同。但如果只学习分析问题的思路的话,总感觉中国所面临的问题要比书中描述的日本更加容易理解……亦或是像大空头那样,或是左耳朵耗子的话语一样,可能越挖越深,越深挖越是危险。

社保与物价

社会底层老一辈的观念:踏踏实实工作,本本分分生活,实实在在过日子。工作几十年,上有父母要孝顺,下有儿女要抚养,熬到退休,几十年攒的工资,养老保险一拿,也该过上个幸福生活。

我小时候有一个梦,我梦见自己有100万。当时父母工资加起来只有500元左右,就500元维持生计,那么一年收入是6000,一百年收入就是60万。如果我那时有100万的话,父母就可以不上班不工作,也能活一辈子。

然而这个梦就似一堵玻璃墙,看似美且坚固,却经受不住大锤的敲砸。

退休年龄一推再推,社保转移福利缩水,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对养老保险失去了信心,部分人开始少缴纳或不缴纳,而人均寿命增大导致的人口老龄化,以及物价上涨导致已有养老基金不足以支付现有需求,进而导致养老金入市,加之一系列复杂原因,股市震荡,导致老一辈有富余资金而投入股市的损失惨重,进而更加大了百姓对社保系统的不信任。

房价

老一辈一点一滴攒下来的钱,以为临到晚年,就算只进行稳健投资,至少也能勉强过上个中产阶级生活吧。

然而房价一口气将社会阶级从中间猛劈一斧。

房价的猛涨,导致年轻人想要买房,就要首先掏一笔巨额的首付款,这笔首付款便可以将长辈辛辛苦苦攒了一辈子的血汗钱打捞干净。

本应成为中产阶级的,或是在房价飞涨时,像大空头那样猛捞一笔一跃迈进社会顶层的资产阶级,或是为子女买房而割肉卖血,重新跌回社会底层的无产阶级。

本来就不和谐的金字塔型社会,已悄然变成更加危机的M型社会了。

关于房价的问题我或许也会专门写一篇文章。

 

总结

从吹空调感冒,扯到大空头,又扯到软件开发,最后还扯到社会结构。真是够了。

然而

  • 只是因为吹空调,导致最后忍受感冒的是我;
  • 只是因为次贷危机,导致最后忍受经济不景气的是基层员工;
  • 只是因为公司运营,导致最后吃狗屎的是底层员工;
  • 只是因为没什么因为的,导致最后为房价买单的是大众老百姓;

哪一条的原因都是病,然而:

会为这病态的社会买单的就只有老百姓

套路都是一样的。

1 comment

  1. 灰狼

    我也不喜欢长时间吹空调。公司的空调的中央空调,幸好不会特别冷,但不好的事情是空调口很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