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8 2017

社交网络断链

周末闲着无事,于是又把直播搞了起来,虽然好几个直播网站都把我的直播认证给取消了,但是B站的还在。播了3个多小时,一个观众都没有。

仔细一想,也不可能会有观众。我既没在任何社交平台上留链接,自己几年前的粉丝群也早就解散了,怎会有人来看。

关系型社会

中国是典型的关系型社会,讲究的是人际关系第一,能耐本事第二。虽说这存在了几十年却一直被唾弃的应试教育让不少乌鸡变了凤凰,但是好日子已经不剩多少了。

小时候总认为只要勤奋刻苦努力学习辛勤工作,就能得到应有的回报。

……

做梦做的太久了,醒过来都觉得不正常了。


不敢干下去的第一份工作

我本科第一份工作是在中国电信,在老家的分公司。当时找工作的时候连笔试过程都没有,直接面试,只问了老家是哪的,高考多少分,之后就通过了。

工作了之后,其他人都是按标准轮岗,而我是唯一一个懂技术的,直接定岗到运维部门。上班第一周就接了个陈年老故障,某用户传真无法正常收发,收发失败率在50%以上,发传真失败了用户能忍,但是收传真收的是总公司的订单,丢单了就意味着巨亏。用户投诉都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准备直接拆机。

这事情就甩给我了,当然公司也没指望我能干啥,主要想把责任甩给华为的工程师。华为的工程师做了一晚上火车从省城到我老家,和我一起在客户所在区域的机房蹲了一个星期。说是机房其实只是个消防水管管道间,宽度大概一米不到,无灯无光,不通风不通气。其实这故障原因很简单,施工盖楼的时候就不合格,但违规验收通过。在物理层上丢包率过高,但是宽带和电话都有上层协议负责重传,顶多就是网速不好或通话质量,但是传真这种老古董,用现代网络要经过数模转换好几遍的,只要丢包过高就会认定失败,不会重试的。整栋大楼是市老总盖的章验收的,甩到运维部就是屎盆子,谁都不想接,本来打算一直拖到用户撤机+甩锅华为,哪里知道我手贱在接入交换机和用户的传真机上找到了数字传真模式,传真机学会了丢包重传和延时等待,就这么把问题解决了。

客户没觉得满意,毕竟已经丢了那么多单子,还被折腾了一个星期。不过不再嚷嚷着要拆机了,只要求这个星期做测试发传真花的钱让电信补上。华为那工程师看不出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每天忙到大中午吃饭都是问题,我拉他去食堂蹭饭,被同事挤眼,一碗米两口菜能值几个破钱。公司里是没人高兴,毕竟电信能修好,那这锅就是电信的了。

后来公司一帮年轻人私底下聚餐,这帮人喝多了,就开始举着酒瓶子吹牛逼。某某某就在桌上吼,我是托谁谁谁关系进来的,底下就一帮人开始溜须拍马。之后就变成挨个报后台了,各种听说过的官,没听说过的职。毕竟都是这么近来的,大家也都不掩饰。结果一个喝多了的直接搂住我的脖子:“小伙子你是拖谁的关系来的?别担心,咱,咱们都是自己人……”

我答不上,我真的答不上啊。


好混歹混,熬了4个月。半年的试用期内不给新员工配电脑,另一个同事带自己的笔记本来上班,第一天就把网卡烧了,我则在机房里翻出来一个坏掉的古董台式机,又翻出来个大脑袋显示器,组吧组吧对付办公,之前还考虑过用那个万全R520 G4办公(参见https://blog.catscarlet.com/20110818779.html)。

https://zenphoto1.catscarlet.com/albums/wordpress/201710182930_social_network_broken/IMG_1418.jpg

地方区局一打雷就劈设备,一遭雷劈就得换设备,林业局营业厅的人就骑个摩托1个多小时跑过来一箱一箱送坏设备,但是好设备他又不能直接拿回去,毕竟那么多关于底层代码的硬件配置什么的他也不可能全会。以前就是这么干耗着,负责这摊子事的就一个人,他不干,谁都不会干。现在这岗位多了一个我,他更是高兴了。我当时倒也是旺盛,硬是从仓库里把能用的都翻出来了,整个市的设备终于有标签可打,营业厅的普通跑腿小弟也能做到即插即用了。

https://zenphoto1.catscarlet.com/albums/wordpress/201710182930_social_network_broken/IMG_1419.jpg

之后出了很多事,省网改造,要把我这2G的宽带(整个市的带宽只有2G,还不如我一个大学的教育网出口2.6G多)升级到10G以上,硬件设备都是厂家全权负责,唯独光缆干线铺设是电信开发部自己搞。建了好几年了,24根光缆(也可能是12根,也可能是48根,记不清了),只有6根能正常使用。听说市经理已经准备好盖章了。

反正我是跑路了,一个月890的工资还有得内部销售任务,每天都是屎盆子担惊受怕。

听说我跑了之后,我的一个顶头上司就遭了处分,理由是 放跑了个重点院校毕业生。这人年轻的时候就在这部门当副主任,以前有一次副总把干儿子安插到这个部门混日子,深夜值班叫了鸡,结果正赶上网络故障,省中心往机房打电话,这副总干儿子闲吵,直接就把电话线断了。事情闹得不小,面子上结仇,底子里大概也没有 关系,就是个教科书一般的典型。

(哦对了,我捣鼓了那个万全R520 G4之后又给塞到库房,之后这副主任还重新翻出来重新捣鼓,我说硬件有问题,人家还不屑一顾,折腾好久最后连厂家的人都来了也没解决。资产划分属于上级,反正我管不着,也不归我管)

直播没人看

2015年那阵做过一阵游戏直播,后来弃坑了。

前几天在 Twitch 上看别人玩,手痒,就又把直播搞起来了。多数网站都已经把我的直播权收回或者把账号删掉了,B站的还在。在B站上播了3个小时的魂斗罗1+2,一代的成绩13分10秒,二代18分23秒,虽然离世界纪录(分别是9分53秒和12分53秒)还差得非常远,但是感觉还是能看的。

https://zenphoto1.catscarlet.com/albums/wordpress/201710182930_social_network_broken/IMG_snap2107.jpg

网页上提示总有12个观众,实际上我是知道的,一个观众都没有。

因为根本不会有用户入口!

B站只有热门游戏有专门的分类,其他用户除非是靠页面下面的【最新开播】,否则不会有用户去点击的。

https://zenphoto1.catscarlet.com/albums/wordpress/201710182930_social_network_broken/IMG_snap2105.jpg

然而对于未签约的新主播来说,唯一有可能的【最新开播】是不提供 关键帧 缩略图的。B站整个大目录扫一眼,你甚至都不知道主播都播的什么玩意。

https://zenphoto1.catscarlet.com/albums/wordpress/201710182930_social_network_broken/IMG_snap2106.jpg

也就是说你想要自己的直播间有观众的话,除了花钱刷观众数之外,就必须 在其他各社交平台上留分享链接才行

我上个月就停了自己的新浪微博,毕竟自己账号总无缘无故关注和取消关注,账号使用权已经不属于用户了。百度的出尔反尔让我大概在2010年就放弃了百度贴吧。微信朋友圈也已经停了一年多了,Segmentfault已经不管了,其他例如知乎等需要实名的也一律停用。虽然 twitter、instagram 和 Steam 还在正常使用,但是网络社交已经全部都断了。

https://zenphoto1.catscarlet.com/albums/wordpress/201710182930_social_network_broken/IMG_snap2109.jpg

Comic Relief 的视频 Anti Social – A Modern Dating Horror Story | Comic Relief Originals。本来是个国外视频,然而却更符合中国国情啊。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想要自己的直播间有观众,那就必须要先有粉丝,必须要在自己的社交圈子里有所作为,必须先有资本才行。

 

但是不是人人都是左手韩:http://weibo.com/1822004717/EsV0oDKj8

https://zenphoto1.catscarlet.com/albums/wordpress/201710182930_social_network_broken/IMG_1822004717.jpg

https://zenphoto1.catscarlet.com/albums/wordpress/201710182930_social_network_broken/IMG_1822004717-2.jpg

https://zenphoto1.catscarlet.com/albums/wordpress/201710182930_social_network_broken/IMG_1822004717-3.jpg

https://zenphoto1.catscarlet.com/albums/wordpress/201710182930_social_network_broken/IMG_1822004717-4.jpg

https://zenphoto1.catscarlet.com/albums/wordpress/201710182930_social_network_broken/IMG_1822004717-5.jpg

我这种网络社交链几乎完全断掉的人,做直播就是浪费网络资源。如果B站的直播权是人工审核的话,发现我这种用户,可能也会收回直播权吧。

先出名后成事……怎么听着怎么有点像贪官下马的故事似的,先成名后出事。


举目无亲

当年从电信跑出来以后,揣了大学攒的3000块钱,跑到北京投奔一个高中同学。同学引荐我进网康,很顺利的当上了测试工程师,月薪4000,不用活得低声下气,不用再看人脸色行事,不用再担心任何屎盆子,事情搞砸了有人帮你,事情搞好了有人夸你。

网康,是个好公司。如果不是最后因为整个项目从项目经理到部门员工全部已离职,公司削掉整个项目,最终自己的功劳全没有,苦劳没人认,我也不会从网康离职。

再之后的事情就是我那《我的2014下半年》五部曲以及《大雨过后》的故事了。原定《我的2014下半年》的第四部和第五部我一直没写,因为写出来会非常不好;《大雨过后》原定也是上下两篇,下篇写出来也会非常得罪人,所以挖了坑一直没填。

我当年来北京的理由,是因为近,加之大四那年找工作发现各个地区都更亲赖本地人,要碰机会就只能碰外地人更密集的四大一线城市。

https://zenphoto1.catscarlet.com/albums/wordpress/201710182930_social_network_broken/IMG_snap2110.jpg

这个同学在高中时期跟我非常要好,当年成绩很多人认为可以报考清华北大。他母亲是另一个高中的教师,家里也有亲戚考了大学,他最后志愿报的吉林大学。

而我当年高考成绩,对我自己来说已经很好了,然而家里虽也有上了大学的亲戚,但是家族因为财产斗争,即使是在之后的祖辈葬礼上都互相仇视。高考志愿最后就是我瞎填的:按照分数选排名靠前的学校,再按照分数去捋自己能录取的最高分数专业。因为根本没人能帮忙,我单纯的以为录取分数高的专业就是好专业。学校是个好学校,但是学校的专业不行。作为西安四大名校,西电一本书讲2年,我校同一本书只讲2个月,教学质量差太大一节。在学校时还当过贴吧的吧主,为学校付出了不少青春,有一次是学校高层(反正比团委高海了,应该是校长级的几个顶层)邀请去开会,主要内容是讨论学校活动建设方面的事情,因为学校没有自己的论坛,学校领导希望由贴吧作为主力引导活动宣传,当时另外两个吧主都是大四准备毕业,其他小吧主也都是大三大四的,就效果而言还只有我担子重了。开会前一帮学生找了个会议室,互相探底细。说是底细,无非就是问问是哪个学院哪个专业而已,路桥、地质、土木、汽车,都是好专业,互相吹捧,轮到我,信息学院通信工程,全场人瞬间就开始努力转移话题了。

我在北京,大概也就这么一个靠谱的朋友,可惜人家已经在北京结了婚买了房,今年12月份就要当爹了。以往过年都是我和他一起买火车票回家,今年过年就只能我一个人回了。人啊,结了婚当了爹,变化都得挺大。

今年中秋节还在他家吃的火锅。等他有娃了之后,过去串门都不方便了。

https://zenphoto1.catscarlet.com/albums/wordpress/201710182930_social_network_broken/IMG_20171005_150341_161.jpg

我在北京应该还有不少亲戚和朋友。我应该有个堂姐在北京工作,但除了参加祖辈的葬礼之外,从未见过面,更别说联系了。应该还有不少高中同学,几乎都没有联系方式。大学班长也在北京,当年来北京还是他帮我找的住处,在北京当奥数培训班的老师,因为大学发生了点事,脾气变得不太好,和我一样单身老大难。大学文委也在北京,是读完研后到这边工作的,已婚。

应该还有个2015年过来的大人朋友家的孩子,因为一些巧合,没接到他打来的电话。现在这人在北京结了婚买了房富得流油,我家里人每次打电话都会为这事骂得我狗血喷头。

想起家里人的同学孩子还有一个和我同一所大学路桥专业的。亚洲第一的路桥专业毕业根本不愁工作,毕业后本以为会去走飞黄腾达之路,结果QQ偶然联系了一下,发现他在老家交通局当打杂的。他父亲就是交通局的高管。我每次提起这事,我家里人就认为我是骗他们让我闭嘴。


求职难

我2015年转职成了PHP开发工程师。不知道算不算讽刺,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当年就是网康的,研发经理和架构师也是网康的,而且还是我主动联系的研发经理。笔试完全没有,面试内容就是最近又玩了啥游戏吃了啥好东西。人家的态度就是:“你的工作能力我们都知道”。

很可惜的是,这个项目发展到一段时间之后,老总和副总想要公司转型,不想继续做这个项目,一招又一招的恶心我们。外敌入侵从没怂过,没见哪个竞争对手敢叫板,但没曾想到被自己人捅刀子。产品负责人直接就走人创业了,接着研发经理和架构师以及这个项目的核心员工全走了。我也想跟去创业但是毕竟是个人创业,初期待遇好低,加上人家人满了,就没搀和。老总副总倒是高兴的不得了,项目立刻废止,离职手续办得那个利落,几个老客户本来想来个几百万的续费,一看 人去楼未空,直接退货了。即使是今天猎聘网的猎头小哥给我打电话扯家常都是一脸懵逼,好好的一个给学校做产品的IT公司怎么跑去做旅游业了。

简历写了6个网站,只有猎聘网的猎头给我打过电话,但是推荐的职位都不对。多数都是JAVA职位的,完全不对口。少数有测试工程师的,我坚决不干。

开始找同学和以前同事求助,北京的同学,能联系上的公司都不需要PHP。几个以前同事也是一样。很多以前网康的同事都已经不在北京回老家了,多数情况都是在北京攒了点小钱,回老家过安稳日子去了。

https://zenphoto1.catscarlet.com/albums/wordpress/201710182930_social_network_broken/IMG_snap2111.jpg

去年的时候还会有人挖。但我知道IT行业一年比一年不景气,想找工作开始变得困难了。

8月份的时候高中同学的媳妇的大姑父的大学同学从广州来北京,请客吃饭。说是想在北京成立分公司,要人,高中同学专门把我给带上了。可惜这事情进展不下去,主语言是 JAVA 而我和同学是 PHP 和 C,另一方面同学毕竟要当爹了,到时候绝对手忙脚乱,可不会把自己现在已经安稳的大公司工作扔掉。


突然就想起上大学时因为买不到火车票一筹莫展,家里人吹出牛逼,不就是一张火车票,我打个电话给那谁谁……之后是理所当然的不好使。

这几年我和高中同学从省城到老家的汽车票都是我在网上买的,理由是因为他家里人真的是太靠谱了,如果我不买,人家家里人就会给我们预留汽车票,那票票贩子可是按着2倍价格卖到脱销的。


永恒

有个热门话题,如果能回到过去,还有各种变种,比如 告诉过去的自己 什么的。

我思前想后很多,最后发现:我该做的,我当时都做了;我没做的,我当时都做不到。即使我回到过去,任何事情都不会得到改变。

我已经开始考虑,是否时间这个东西根本就不存在了。(参考资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bMLqVuoQC4 )

No space, no time, no gravity, no electromagnetism, no particles. Nothing. We are back where Plato, Aristotle and Parmenides struggled with the great questions: How Come the Universe, How Come Us, How Come Anything? But happily also we have around the answer to these questions. That’s us.

— Jan. 29, 2002, from Dr. Wheeler’s journal

8 comments

Skip to comment form

  1. 大致

    有的人天生就不适合混体制,三大之类的就不是人待的地方。
    程序员的人际圈相对来说不太重要,但跟以前同事的关系不能断了,万一哪天要跳槽呢。
    不理解直播这玩意儿。我觉得对魂斗罗感兴趣的人都已经老大不小的了,与其看直播,不如自己撸一盘。

  2. 秦大叔

    混体制得有个好心态

  3. 陈大猫

    第一份工作经历写得真有趣。
    以你的文笔水平,没准写小说连载都能挣不少钱。

  4. 贺叶霜

    大城市这种事还是相对少一些的……所以大家才都在往大城市跑……

  5. 一树小草

    要不要试试换个城市?
    虽然我也说不上会有什么不一样。

    1. 石樱灯笼

      换一个大城市,情况估计也差不多,而且会变得更加举目无亲啊。而且现在四个一线想直接买房都不太可能了,二线又不赚钱。

  6. FROYO

    博主绝对是人才啊,国企可能就那个样子吧,官僚腐败作风是改不掉了

  7. 4Rou

    老哥人生经历真丰富,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