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Feb 17 2020

在最不该生病的时候生病

自大年初一之后就从未出过家门,当时虽然已经有很多地区下发政策,但我所在的当地根本没人当回事,我不出家门的原因则是因为脚伤,虽然我1月份就早早知道有现在已经正式命名的 COVID-19。

除了发热和腹泻之外的所有症状几乎都有了。乏力,鸡肉酸痛,咽痛,干咳,出虚汗,轻微呼吸困难,精神状态差。昨天中午甚至连吃饭的动力都没有,随便糊弄点就躺下了,一直睡到天黑。

但问题是这些症状,哪个又不是不同感冒或一般流感不具有的?作为一个常年被以咽炎鼻炎为主的呼吸道疾病所困扰的老病号,一年不犯几次这些毛病我自己都会怀疑是不是自己有问题了。

所在地

我所在的地级市,紧邻第一个发现病例的地级市,却又是全省最后一个出现确诊病例的。

老东北你懂的,老百姓都是一脸大妈相,警惕性偏低得偏离尝试,劝戴口罩和劝不买传销保健品一个难度,甚至连他们最为钟爱的快手抖音也没几个敢说疫情的(说歪了就会当做造谣,说直白就没点赞流量);人口流失严重而出现的过年回乡人口流动大和家庭聚集。

(我每次谈论这个,就会有很多网友愤起反驳,说我开地图炮。你见过谁开地图炮轰自己的?)

交通方面,首先是在年后,公交车全部停运(上次停运是上个月大雪封路,边境城市没有管道所以所有公交车没有燃气作为燃料只能停运),这导致我家里人每天去瘫痪的姥姥家做护理时,每天4公里的路该怎么走。之后是车辆限号,私家车少一半,我家没车,也没人能拼车,没受影响(我倒是期望自己有车,至少可以自己接送家里人,不要在严寒-20℃的天气下徒步4公里,或者天天打车而冒感染风险)。在发现确诊病例后,公交、的士、私家车几乎全部禁止。出门就只能靠走路了。虽说即使是多大的雪天我都有骑车的经验,然而年前自行车轮胎就坏掉了,冬季根本没有办法进行修理,而且冬天骑车这事只有我一个人能做到,家里人仍是寸步难行,姥姥那边只能期盼能顶着压力熬过这个时期。

出入检测,这方面做得一般,我估计这个得看小区物业。高端小区很早就开始做出入小区体温检查了,我这个小区前几天才刚开始封出入口,昨天才要求填写出入证。当然我个人认为体温检查没什么卵用。

唯一欣慰的是要求必须带口罩这个要求,强制落实了。不然我家里人肯定是不会带口罩出门的。

信息传播

武汉当地医院的医护人员压力有多重,我不谈这个。只不过在央视新闻里是完全不出来的。高层媒体作为某种工具的意义在这时发挥特定作用这事情我不想管,只是看了其乐融融毫无实感的新闻后家里人差点把口罩摘了这事有点让人闹心,还不如物业和居委会有用。(我讲这个的时候又有不少网友愤起直接批评我,说我是不是没常识,不看新闻。你觉得现在电视里除了新闻和脑残电视剧之外,看广告会比较有趣?)

三大运营商不定时会发一些顶多算小知识层次的信息过来,但是当地出现确诊病例后立刻偃旗息鼓了。

官方渠道可以说就是反设计的。我信息都是在丁香园看,只有看详情的时候才会点到当地有关部门网站。

你说你一个PC页面写个屁的 scalable 参数!手机根本没法看。

snap2966

当地第一个病例也是从经常发垃圾信息的闲人渠道传播的。

确诊病例为本地常住居民,无湖北或相关疫区接触史,无野生动物接触史。新年期间参与过家庭聚餐,期间有在多个区之间走动。2月2日复工,工作为顺丰快递员。2月7日出现感冒发烧症状,去当地医院检查,开了点吊瓶就打发走了。输液后病情未见明显好转,2月9日去医院检查,10日怀疑有新冠可能,13日确诊。确诊后公布个人信息、家庭成员信息、相关同事信息。以上这些信息都是通过私人微信传播,在官方很难找到相关信息。

我觉得这事情处理得很臭。

个人生活状态

我在本省有病例之前就开始戴口罩了。这些口罩都是几年前为了抵御北京雾霾囤下来的KN90。

我大年初一之后就从未出过家门,唯一与外界接触的机会,就是收过3次京东快递。每次快递敲完门就躲到楼下,只露个头,我开门后告诉我快递在门旁边。最后一次买的是CPU风扇,当时本地已经有确诊病例了,小区已经严禁快递上楼了,我还得自己跑到楼下取快递,照旧是躲得远远地,告诉我快递在门后。(快递送上门这种服务,我出了北京之后就感觉,是不是全国没有多少个地区有这么好的用户体验,都是要下楼取的)

饮食方面,作为老东北边境居民,年前囤货以抵御年后一段时间交通物流停滞导致的短期物价上涨,曾让我觉得是一个不必要的生活习惯。但是嘴上说物价稳定,大白菜却从每斤0.7元涨到最低5元还不一定有货,我这半个多月硬生生把最不愿意吃的大白菜啃没了。毕竟不是上世纪90年代那样一个冬季只有萝卜土豆白菜,囤货也只囤年关这一段时间,家里存货已经没了。去买菜的话,断粮虽然说不上,但是这价格和数量远比往常年关高许多,且也是限量供应。去蔬菜店,蔬菜都是已经装好袋的,就这些,就这价,卖完今天就没有了。我在北京生活时,真心感觉不到啥叫特供区(优先保证供应,优先稳定价格,优先保证食品安全),出了北京才知道不一样。

医药方面,现在好像只要买药就要登记,鉴于我除非急性要命的病之外绝不打针吃药的习惯在那,药箱里的药能挺多久我都不知道。

疫区了解

我在网上曾发过一句:这次事件结束后,一线的工作人员,应该有提拔或晋升的机会,即使机会有限,也应该涨个基本工资啥的,不论是湖北当地的人员,还是从外地冲到一线支援的人员。网友当然会跳出来指摘我KY:提拔、晋升、加薪是不可能的,只不过这次事件让他们会有一次不可磨灭的人生经历。

不可磨灭的人生经历有个屎用!能当饭吃啊!

KY不KY我是不关心的,我他妈的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关心。我半年前,心就死了。

昨天看到新华网发文:湖北黄冈抗疫一线医护人员优先评定职称晋升岗位。我想应该不少地区都会有相似的政策,只是我没仔细搜。

这是好事。

传染性了解

要是我说我对疾病的了解切入点是:禽流感事件中的鸟类多数为无症状携带者,是不是有点荒谬?如果是禽类畜类,大部分人接触方式是饮食,做熟了就能灭活,所以曾作为既 SARS 之后第二个令人恐慌的疫病,就这么被干死了。

此次疫情就是相似的情况,只不过携带者变成了人为主体,传染性变得很强,可能很多人均为无症状携带者(或一段时间内没有任何症状)。

我们现在的靠谱反制措施是:几乎没有。

大规模高效率的人与人之间的隔离,病例涨幅明显下降,说明疫情防控效果已有显现。不说是对交通出行、生活体验、工作产能的牺牲,但是实际上这真的要在 疫情防控 这四个字上划重点。更别提那些除了在媒体上会露面但绝不在公司露面的资本家们正嗷嗷吼着要复工。

snap2967

更别提今天还出现了超常规病例

snap2964

这个超常规病例,潜伏期长,传染性强。相关微博已删,希望是问询数据有误,而不是真的。

即使抛开这个特例,此次疫情本身就有着:“部分患者起病症状轻微,甚至可无明显发热。” 也就是说,本身已被感染的人,可能完全不会检测到发热。而作为唯一能普及到各个角落的温枪测体温这种方法,是不靠谱的。而且目前第二个可以快速检测的方法:核酸检测,这个方法同样有漏检的情况,且无法实现像测体温一样测核算。可靠的检查方式不是没有,CT就很靠谱,但是CT检测本身就很复杂,即使一般时期在医院也需要排队,更别说现在这种压力时期了。

如果再结合已知的一些特例的话,无接触史且早期无发热症状,那么可能病毒携带者基数可能并不低。在这急着复工的干预下,很可能会出现只靠查体温或询问接触史完全避免不了疫情重新爆发的可能性。

疫情防控的确已经做得够好了,但这不是能将这个疾病消灭掉的银弹。

治疗手段的了解

爆发 SARS 那阵,我刚好上初三(四年制初中,5年小学4年中学,九年义务教育)。说真的当时真的没当回事,当地既没有大型文娱活动,也没有可用的大规模聚会场所,甚至连个电影院都没有,连初中都是照常开学,好像也只有网吧停了。初三也是备考期间,所以对这个时间简直是充耳不闻,毕竟考不上学和死了没区别+要死一起死,我们甚至盼着6月份中考取消,甚至连明年的中考都取消。温枪?什么高级玩意?

然而这个导致社会恐慌的 SARS 突然就在 5 月份蔫吧了。我当时不知道这事是怎么消停下来的。现在一查,照样不知道。以前以为是研制出了什么特效药,结果现在维基上写的治疗手段是:糖皮质激素主要通过抑制免疫反应来缓解炎症。WHAT?没针对性SARS病毒的药品,靠自愈?后面好像还有非典疫苗,曾预定2006年搞定。2006年,非典疫苗还没出来,非典灭绝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无疾而终。

回头再看看这次 COVID-19 。目前的做法和当年非典一样,靠隔离,靠辅助治疗(这也是为什么双黄连之类的药品会有效果的原因)。虽然也有像瑞德西韦这样的有一定针对性的药物存在,但并不是专门针对的,针对性不强。

更别提这次隔离本身就已经晚了。如果说 SARS 是因为没经验,那这次就是可以上教科书的笑话了,更别说还是个附带舆论引导的教材。

我家里人还说这个人以后能平反呢。平反?你一个物质老百姓连这个人叫啥或做过啥都不知道,平反?平反给谁看啊。

KY

没人愿意听实话,都喜欢听好听的。

所以读完这篇文章,再看到我也有类似症状之后,大概就得有不少人巴不得咒骂我早点死。

我才注意到,我只是对自己渺小的生活圈子的进步产生了错误的认知,我们还是那么我们,中国人还是那个中国人,地球人还是那个地球人。

结语

幻想像 SARS 一样让这个具有长潜伏期墙传染性的 COVID-19 通过人与人之间的隔离而等待其灭绝,听起来是很荒谬的,实际上却是我们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

自 SARS 之后这么多年,其实我们的进步远比我们想象或期望的小很多。我本以为以现今的技术手段,即使疫情因为某些原因而扩散了,我们也能很快的研究出针对性的治疗手段,研制出有效的靶向药物,以及快速且方便检查工具。这些,现在都没有。

我现在开始求神拜佛是不是会有用?毕竟这才是玄虚之至。

16 comments

Skip to comment form

  1. 青山

    鸡肉酸痛,肌肉
    我们省也有一个长达22天,没有发热等症状结果检测出患病的。进步可能仅仅是指控制的能力提高了,尽管医学技术还没有达到很高的地步,或许现在相比以前的非典,这次疫情持续不会很久吧。

    1. 石樱灯笼

      鸡肉。我哪来的肌肉。

  2. 从良未遂

    现在生病那真是胆战心惊了,不说疫情,好多门诊都关了。

  3. Sam.Z

    疫情的信息我主看丁香园,其次腾讯医典,其他平台很少有个正经的,尤其有些鼓吹中医的,怕是有毛病,我是真的不晓得中药那个成分有提高免疫的能力,请数据化我才能看懂,不然我根本不懂玄学~ 至今为止都没有特效药,医护更多的是治疗发烧引起的其他症状,最终还是靠人体本身,至于血清治疗,到底有没有用,临床是否已经确定了?唉,希望早日有对策,隔离太难了~ 毕竟这次的病毒真的藏得极深,像极了狡猾的人类。

  4. 静水流深

    我在武汉,感冒了快一个月了,吓个半死

    1. Yan

      能在武汉坚持活下来的都是真汉子。

  5. 陈大猫

    这次疫情在各个方面都暴露了问题。其中一个就是官方竟然没有推出一个简洁明了的疫情专题平台,类似于丁香园疫情地图那种,倒是丁香园出来后,一堆腾讯的、新浪的、百度的纷纷推出,而且各个平台数据的更新还经常不一致。这事就该官方来做的,我想这也不用亲自写代码啊,特殊时期只需要以政府采购名义找稍微牛逼一点的科技公司做不就完了。

    1. 石樱灯笼

      你想多了。能采购的公司多数都是狼心狗肺,正经公司根本不想接屎盆子。
      我正计划写一篇我打算放弃软件开发生涯的文章,其中有一部分就是关于这个现状的。

    2. elia

      官方(的人)会想方设法让有能力做的人接不到活。让某些人得利。

  6. 大致

    在家闷着,前所未有地连续看了5天《新闻三十分》。除了开头三分钟的数据(还不知准确性)以外,简直没法看。一切形势大好,物资充沛,医护人员斗志昂扬,人民群众心态平和,国际友人盛赞……然后后面就一天忽然增加一万五?
    支援的医护人员会得到提拔和重用,这是明摆的。我们这里元宵节援助雷神山的第二批都是自愿报名的,医院在动员的时候就说了,回来后会优先提拔。成人的世界就是这样,不能说抱有目的就不值得敬佩了。
    各地的各自为政是个很坏很坏的口子,今天可以为抗疫压倒一切,明天就可以为别的什么压倒一切,毫无法制可言。

    1. 石樱灯笼

      要看得看每天下午三点的国务院发布会,有通报和答记者问,勉强有点意思。其他的时间的新闻都是唱红,不需要看。
      我觉得敬佩还是值得的,把场景放到战场上更好理解,都是冲到一线,都有生命危险,都是为人民群众。至于回来提拔我觉得也挺好的,这要是当兵的都发奖章了。反正我不反感这个设定。
      我感觉就是现在的代沟比我幻想的要深了,我自己的幻想甚至都包不住年轻人的现实,真的感觉自理是老了。

  7. zmmio

    四川这边去了一线的医务人员,有一个以后子女读书可自主选择当地某所学校的教育权力,不受地域限制;基本工资上涨这个到是没听说,我媳妇儿也申请了去前线支援的申请,但没批下来,现在他们医院派去了4个,也是人员缺乏及物资缺乏。

  8. 心灵博客

    我就特喜欢听你说话,把我想说的都说了。
    这么久了,至今我都还没买到一个口罩(假货除外)

    1. 响石潭

      口罩现在官方管控中,很难买到的

  9. 灰狼

    回城快10天了,就没买到过一个口罩。官方太威武了~~~如果不是之前准备有几个,连下楼买菜都是问题。

    1. 石樱灯笼

      产能状态110%,日产量1亿,不到10%的产量是直供湖北,但是老百姓一罩难求。
      真心不想研究这些数字是怎么回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