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存档: Job

11 2015

我的2014下半年㈡:出身非名门,出来不好混

看来上一篇文章的阅读量还是有一点的。感觉部分读者的读后感都是“怎么会有这样的领导”。其实说真的,一般公司的领导都会这样做。当然,原因很复杂,比如说一个刚进来没几周的小破测试,对着人家做了几年工作经验的开发工程师指手画脚,你会高兴么。当然我只是举个例子,一般过来人即使看完了深有感触,也只是发一个[笑cry]的表情而已。

另外我上一篇文章讲的故事,虽然不是杜撰,全部都是真实的,但是我讲的并不是全部,毕竟故事太多,如果真每天写日记的话,大概每天都能写出几千字出来,那简直就是污染眼球。像比如每个月最后一周才开始做本月计划工作一样,一个星期完成一个月的工作,这种事情不写出来也无妨。

本篇文章要写的是去年7月份的一些面试经历。虽然我只写了两个出来,只是用这两个做一个例子罢了。像傲天动联、国美、OKCOIN、阿朗通讯、一号车、中标普华等各种各样的大大小小的各种行业的公司我也都去笔试面试过了,有些很顺利,有些则很坎坷,不过一般面试过后都没有再联系过我。

当时也是傻乎乎的乱投简历,自己对行业没什么要求,反过来比较好的公司如网易腾讯新浪之类的公司也没有考虑过我。 继续阅读 »

10 2015

我的2014下半年㈠:要是我能给你讲清楚,我的智商就下降到你的级别了

接下来几篇博文,我要写一下我从2014年6月之后的工作上的一些遭遇,就简称为 我的2014下半年

本来一口气写了快40页,但是觉得如果一篇文章太长的话,可能就会造成读者读了一段就烦了直接关了页面的情况。而且,的确我写的这玩意没什么能吸引眼球的地方,而且很有可能还会得罪很多人或很多公司。

但是,怎么说呢,不吐不快吧,这些文章其实半年前我就想写了,一直拖着。但是即使拖了又快有半年了,仍然没有让这些经历从我的记忆中褪去。

实在是,太深刻了……还是写出来吧,也算是了一件心事。

 

写这几篇文章,也正好赶上高考结束日子,想下我的高考都已经过去8年了;

2007年参加高考,考上大学;

2011年大学毕业,到老家电信当运维;

2011年11月,来北京,一次性把自己的收入翻了几倍之后,在一家公司当了2年7个月的测试工程师,是我干得最久的一份工作;

2014年5月,小组的同事近乎全部离职,我自己一个人负责这个产品的测试和支持差不多一年。负责的产品到了终点,最后产品交由其他小组负责,我则被调剂到另一个空降领导的组……而最后我也选择了离职;

也是从此,开始了我苦逼的一年

 

继续阅读 »

08 2014

密码保护:傲天动联面试经历_之_面试过程和笔试篇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03 2014

在职期间去了一次深信服的面试,感触颇深

周六,是第九届北京ComicDive同人展的日子,我没去(pia打飞)。早上出门坐地铁路过奥林匹克公园站的时候,看到地铁站里好多人在化妆……年轻真好啊。

上午去了深信服面了个事。这个公司对我来说挺特殊的,为什么?因为这个公司曾是(可能现在也是)我在职公司的第一竞争对手。为什么去这个公司面试?原因有两点:1、我把简历重新丢在了招聘网站上,但是没有主动投任何一份简历,我想知道我现在这点份量,有哪个公司可能看得上我;2、北京的房价不说,空气污染程度,交通状况,以及“总开会”没活动,让我对这个城市已经疲惫了,想以后换一个地方,期望去广州或者回西安,这个想法跟大学同学讲过之后,在广州工作的同学第一个提到的公司就是深信服,看样子在广州知名度还不错?(虽然这次是招北京研发职位)。

深信服的HR是主动来联系我的,所以我也比较好奇整个过程是怎么样。

整个面试过程我都写下来了,可能部分有出入,并无大碍。 继续阅读 »

24 2011

来哈尔滨快有一个星期了,写下总结,实习的总结、学习的总结、生活的总结……每件事的总结,每件事也都会有终结。

离开家快有一个星期了。

我的记忆力不是很好,很多琐碎的事情都记不住,而生活中恰恰是琐碎的事情最多。

虽说“成大事”,但是其实“成大事”之前必要面对无尽的“琐事”。

无所为小,何以成大。——发现我也有这么奇怪的观点了。

以前在校内上常看到这样的内容,(原文我已经记不清了,毕竟记忆力很糟糕,我只能用自己的理解表达)一个人的潜在价值并不体现在工作八小时,而是体现在除去工作、吃饭和睡觉,剩下的业余时间。虽然以前在大学的时候也或多或少有些理解,但是现在,我亲眼见到了世间的各种各样的人们利用这段稀少可怜的时间做什么。 继续阅读 »

十一 21 2010

忙了3个月之后,面对结果,我决定放弃了。或者说,换个方法。

忙了3个月之后,面对结果,我决定放弃了。或者说,换个方法。

这一周,最后仍以:金山西山居无回复、闻泰无回复、Infosys(印孚瑟斯)无回复 告终。
这3个月,确切的说80天左右,以:投递了不计其数的简历(约每天一份),参加了无数的宣讲会,参加了数不清的笔试(约3天一次),参加了不知多少次的面试(约5天一次),最终以没接到任何一份Offer告终。
我打算放弃了,这耗时耗力无所收获的求职方式。
继续阅读 »

旧文章 «

» 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