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pr 28 2019

简单谈谈企业核心价值

现在并不是什么写博客的好时机,然而得罪人的欲望如绝对命运般袭来。

这回是一篇和技术没啥太大关系的文章。

上周花了不少时间把个人针对于 Linux Mint 所有想法都整理出来写好文章发布了。三篇文章加起来的评论数去掉我的回复后,只有 4 个人 10 条评论。真 TM 惨。自从 CNZZ 要求实名之后,网站就再没加过统计代码,所以真实的阅读量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打算在引第三方的统计代码了,这些工具安全性都太差,已经发现好几次用统计代码投毒的了,所以就算要统计也得自己统计。

废话阶段

事事都有不顺心的时候,早已习惯但从未接受。

昨天略微更新了一下简历,今天只有一个猎头主动打电话过来,只是猎头,还不是公司,所以八字半撇都没有。简历更新完了之后这些个招聘网站就开始铺天盖地的发垃圾邮件和垃圾短信,你给一个想去广州 PHP+JS+Linux 方向的发一堆北京 JAVA Only 的,你垃圾发送器是华为代工的么!幸好早早留好心眼,邮箱是备用邮箱,电话是阿里小号,除了电话之外,其他只要定时检查一下就好。

买了 5.1 的高铁去广州,准备呆上至少半个月。为什么选这个日子是因为广州的同学出差去了,5.1才回广州。不知道当地房租怎样,我得挺一阵子两地都短租的压力。

现在行李还没开始收拾,笔记本也不在工作状态。

咳嗽的问题好了一点,升温和和空气质量转好是药方。

失眠的问题好多了,主要是电褥子还是得铺好,被子得盖好。一个出生在北边境的人,白天撸着袖子光着小臂看周围一群人穿的跟熊似的,晚上蜷得跟猫一样躲在电褥子里。

所以现在并不是什么写博客的好时机。

今天是偶然看到了这篇文章 《谈谈To B业务的难点》 才引出的写一篇的欲望。说真的闲的时候我是挺愿意四处乱点的,不过碰到观点不一致的,我绝不反驳,只会默默 Ctrl+W ,比如嘴上大谈安全但是博客却是 HTTP 。能遇上观点一致或者观点相近的很是难得,中国的推送算法跟能干涉大选的美国算法差远了,顶多能推送时下流行(买上去)或者政治正确(不上去就死)。

大雨停后

还记得我之前写的《大雨过后》么?续篇坑了,但是某些事情偶尔写写也行。

当时是在一家给北京中小学做办公平台软件的公司,现在这个公司已经黄了,当年阿里云上的服务器只剩一台没有欠费停机。官网都已经停机了,还有一台没停机的是干啥?当然是跑的我参与过的业务。不是有那么个笑话么,「人死了账号还在」,这个就是个奇怪的例子,公司黄了,服务还在。一个超级稳定的项目,只要用户服务器还在,用户的 License 没过期,那么用户可能根本发现不了这公司早黄了。很可惜的是买这个产品的学校都是年付,所以我离职之后就发现很多客户都没有续订服务。老板把能干活的开发都挤兑掉了,剩下的拖了 9 个月工资没发,客户又不傻。

副总把原来的项目经理挤兑走之后自己当项目经理。开产品讨论会的时候讲了两个故事很能体现他的个人能力: 一是他去东北旅游进二人转剧场看 10 块钱一根针扎演员杜子;二是去豪华酒店看自助餐厅围观果盘雕刻拍照而不舍得吃。 说真的我真的想不起来他开会还说过啥。

这加税潮如此淋漓时,北京工商局每天注销公司的人都排长队,然而根据天眼查上的信息来看,公司还是 在业 。人都不在了,公司壳子还在,可以说不是没钱,只是不想好好干。

经常说你们这些写代码的就应该去客户现场了解需求,而且的确把除我之外的所有人都扔到客户现场帮老师批小学试卷。他一般不搭理我,因为我经常从客户拉的什么屎研究出客户昨天吃的什么饭全都掘出来。外交部和国家电网都溜达过了,我的目标曾是人民大会堂,只不过手里没有产品能卖给他们,所以进不去。

所以我没成功接触过学校客户,只能和前任项目经理交流了解。(于是你发现前面一大段都是前戏)

撞树上了

我们当时做得产品,如果分成多个公有产品的话,可以理解成: 同步盘(Web + Windows) + IM(PC) + 邮件通知服务(Web + Windows + 移动端)+ 门户网站 。

那个你说如果这些玩意真能卖钱?同步盘那么多,IM 有 QQ 和 微信,邮件就更多了,门户又不是硬需求。

这就是 To B 业务有趣的地方了。IM 和 邮件通知服务 我们做了两个针对校领导服务的功能,就是「已阅」和「撤回」。想出这个点子是因为客户制造了一个契机,学校的财务本该单独发给校领导一人的工资条,手贱点成了全校通知,校领导直接把所有教师电脑都封起来,并派售后一个个开机删除。放到今天可能没觉得什么花样,不过当年还没发展到人人有微信的程度呢,这一个卖点就能让产品占领整个行业的垄断地位。

你发达的原因不是因为你厉害,而是猪撞树上了,你撞猪上了。

公司的死因是死于内斗,要跑去做线下旅游。我们走了之后他们把我们用的架构收编,就是那个 GitLab + Jenkins + Docker ,我当时在公司做了 2 个小时内部培训时他们一个都没参加。后来做出来的产品在苹果应用商店和 360 手机应用市场上线。我查了一下,安卓版的总下载量是 26 次,可能还不到现在还活着的那个线上服务用户数的 1% 。

简单点,抛弃了为自己打造垄断地位的产品核心价值,转而投向早就是一片红海的旅游业,而把自己的核心价值转变为辅助工具。

我在清华工作的那两个月,每天光是忘记预约参观的旅游团就能把 宇宙中心 变成 被抛弃孩子的漫无目地

996

996icu 挺火的。

只不过我看的方向有点多。

像刘强东和马云这样的发言,根本不用多解释:这不就是资本家的嘴脸了么。

不过还是有很多 996 的支持者的,他们的观点,如果用气味描述的话,就跟老家的中老年人热衷于奇怪的传销性保健品一样,你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但你却没法去描述,也没法改变。

刚开始过日子的时候其乐融融,没强制加班,大家都是靠努力自觉,才让你当上龙头老大。日子刚开始好过,你就说都不是哥们请去死吧。

我觉得:努力自觉 是当时的价值观,请去死吧 是现在的价值观,只不过现在的这个价值观,是没有宾语的。

圣诞彩蛋

世界上有一个公司我坚决对之以冷暴力处理,那就是 华为

如果非要让我说出个第二不喜欢的公司,如果放在以前,可能还会在百度腾讯奇虎之间衡量下,不过现在可以毫不犹豫的说是 阿里

Ant Design 圣诞彩蛋 这事我今天才知道。这让我确认了一个新事实:阿里没有 Code Review

讲个中国气象局的故事

让我讲个发生在我到北京第一份工作时发生的故事。

另一个部门的一个测试,那天同一时间负责至少 3 个线上支持,工作内容很多,工作压力很大。

当时电脑上开着的窗口都没法数,其中有一个客户的设备需要进行关机,于是他远程执行了关机操作。结果不一会上头就接到投诉电话,坏事了。

这个部门下属的一个产品的第一大客户是 中国气象局 ,因为这位同事焦头烂额时,把需要关机的机器搞错了,结果把中国气象局的设备给关机了。而这台设备后端是用来处理全国各地天气数据的,因为设备关机导致断网,丢失了很长时间段的各地气象数据传输。所以如果你觉得某天的天气预报特别离谱的话,锅就在这了。

这个罪过可比圣诞彩蛋大多了,说严重了如果预测到了某地的暴雨灾害天气而没有及时告知的话,天灾就会变成人祸,死伤不计,经济损失无数。这要是降下责来,就是中央来降责了,你这个公司能不能干下去先不说,要不要蹲大牢?

幸好当时风调雨顺,气象预报本来也不是 100% 靠谱所以,没出什么大事。除了公司的信用在央企中大打折扣之外,没造成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万幸万幸。

知道最后是怎么处理的么?结果是部门经理们领导们记大过,全公司通报批评,本季度奖金无。

至于造成此问题的员工,除了几个当事人和相关人士,没人知道到底是谁,犯了什么错。

回头再看阿里,有传闻那个 P8 提交了 6000 多行的程序员离职了,然而 ant-design 的代码库里对应的账号今天仍然在处理 merge 。

我虽然不清楚出了事之后是他自愿跳出来承担责任,还是其他情况。

总之我觉得在阿里这样的公司工作,收到的待遇可能还不如马仔。马仔出来混还有个名字罩着,阿里的员工过马路会不会突然飞过来一把斧头正中眉心?

经济下滑

程序员之间有个笑话: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不能用的,我也不知道这怎么又能用了。

很多 C 和 JAVA 程序员编程看起来就像魔法一般。不是说很神奇,而是说这玩意失去控制了。

我觉得这个魔法有点像全球经济。没人知道怎么回事,没人知道为什么朝鲜奔着改革开放的方向去了,没人知道为什么欧洲开始一团糟了,没人知道为什么中国一下子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大家不像是都没有做好准备。

而是都还没有达到做好准备的标准。

1 comment

  1. 静水流深

    大神要来广州工作了?好巧啊,我最近也刚离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