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1 2011

我历尽千辛万苦,不是为了……什么?又是为了……什么?

记得魔兽世界里有个BOSS被干掉的时候有这么一句台词:“我历尽千辛万苦,不是为了……”现在,我很不明白,她临死前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历尽了千辛万苦,不是为了什么

那么,历尽千辛万苦,不是为了……什么?又是为了……什么?

记得刚到哈尔滨的时候,因为某种理由,被请去喝酒。

我差不多是滴酒不沾的。统计一下,除了今年的高一同学聚会第一次喝白酒,过年时喝过点甜酒(一点酒精味都没有),几乎就再没碰过酒。

被拉去就是因为请了其他两个人,不得不算上我。那天我中途逃掉了,其他人不知道喝了多少,反正我走前,那几个人是把饭店的卫生间都吐的满地都是,下水道和洗脸池还有地漏都吐堵了。估计那晚是吐得走廊都是。

酒桌上那几个人挨个问:“唉?咱们都是哥们,你能进电信,说!你靠哪个亲戚进来的?说说关系,看咱熟不熟!”

其他两个人答得都挺好的,家里不说是有钱有势,也算差不多。

因为我跟他们不熟,也没喝酒,于是一开始没问我。等那两个同伴去吐的时候,桌上几个人问我:

“唉哥们!咱没外人,你也甭吹牛皮说你自己笔试面试正规招进来的,说说有啥关系啥的,看咱熟不熟,以后没准哥几个还得求你帮忙?”

我当时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历尽千辛万苦,不是为了……什么?

在大学,我是全班第一个开始找工作的人,第一个写简历投简历参加笔试参加面试。不知为什么我就这么一直找,第一个找却最后一个签。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为什么。

最后这电信工作,是我唯一一个接触到的东北三省的招聘。在西安我也就见到这么一次东北三省的招聘,机会太少了。

流程很简单:

11月末电话通知我说12月初来参加面试,说对我很感兴趣。

12月初面试,啥具体的都没问,就问问我高考多少分,大学叫啥名(说长安大学以为是民办,后来还专门报上原名西安公路交通大学,才说原来是个好大学),一点技术问题都没问。说12月末用EMS邮寄三方协议,你这个电信要定了。

12月末邮寄三方协议,虽然EMS耽误了好几天,但是没啥问题。

就是这么个流程。

后来我才知道,我是免笔试录取的(听说其他本科生是有笔试的),没靠家人任何关系,仅凭一己之力。

 

“没外人,你就说吧,别不好意思!说说内部有啥人?”

我历尽千辛万苦,堵上性命从初中考上重点高中,从高中考上重点大学,虽没在大学拿过奖学金没入党,但也是个协会的部长,有本软考网络工程师的职称资格证,会网站会Flash会动画,有组织能力有交涉能力,在西安我也是混了3年半,各种公司大小场合我也算是见多识广。

“我免试招进来,没熟人,没关系。”我就这么回答的。

“你那些都没用,到了岗位都一样!”当时桌上人都醉醺醺的,我并不知道对方是用什么口吻说这句话。

 

还记得假期我母亲最担心的一件事:家里没钱,电信公司又没有熟人。既没关系又没钱,就算借到钱都不知道行贿给谁。

当时我这么说:“不用送钱送礼,你儿子拼了性命上初中上高中上大学,又学这又学那。靠自己这十几年的时光学了一身本领,靠自己的能力找了这么一个工作。你要是送钱送礼,那你儿子就和那些靠送钱送礼找到工作的杂碎没什么区别了,就等于你儿子这十几年的努力都白费了。”

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如果真要去行贿的话,我也就不用那么努力去读高中上大学,不用在惬意的大学时光中挤时间参加活动学习知识,我也应该荒废上几年去玩去挥霍去虚度,毕竟等工作了之后就没那么闲了。

行贿的话,我还不如等去了幻想乡,给灵梦塞点钱呢。

 

但现在貌似不是那么回事了。

这个环境不认可学历。你拿着高学历没人注意你(何况长安大学这名字像民办,真的很像,我在外混的这么几个月,总有人想用二三本院校来压我这个重本211的准毕业生,所谓的“八两对一吨”。乍一开始还觉得挺搞笑的,时间长了就感觉很糟糕了,你不强调长安大学是个好学校,其他人就把你当做人堆里的渣滓——到处都是,你要是总强调学历,其他人又会认为你爱吹牛皮。所谓的窘境就是这样)

这个环境亦不认可能力。你说自己会交换机配置、网络知识、会计算机会动画会flash会网站,人家的回应就是:你学的网络和交换机能是啥?能跟我们用的比么?老老实实学去;会计算机,你随便找个网吧里打游戏的,都会;动画网站Flash?那玩意用得上么?

结果呢,我用十几年打拼出来的一身能力,完全没用。

 

我历尽千辛万苦,不是为了……什么?又是为了……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